首页 - 数码科技 - 美国坚持冷战思维加剧全球动荡

美国坚持冷战思维加剧全球动荡

发布时间:2022-05-02  分类:数码科技  作者:seo  浏览:5417

本文转自光明日报;

【特别关注,俄乌局势学者谈】

之所以将二战后的美苏持续对抗定义为“冷战”,主要是基于集团对抗和意识形态对立这两个关键特征。自2017年特朗普政府做出大国竞争回归国际政治的战略判断以来,美国挑起集团对抗和意识形态对立的战略意图日益明显。冷战思维在美国悄然“复活”,俄乌冲突作为北约东扩的产物,是美国坚持集团对抗思维的直接结果。

俄乌冲突:美国重新激活北约的工具

由于特朗普的“美国第一”和“单边主义”风格,在拜登上任前,北约似乎正面临严重的“生存危机”。与他的前任不同,拜登非常重视美国联盟体系在国家安全战略中的重要性。因此,重新激活濒临“脑死亡”的北约,自然成为拜登执政对欧关系的重点。

根据国际关系的经典理论“威胁平衡论”,共同的威胁是决定军事联盟存在和加强的关键因素。北约作为一个曾经与华约对抗的军事集团,在华约解体后失去了继续存在的正当理由。是波黑战争和科索沃战争让北约存在的争议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此后,美国虽然利用了俄罗斯的衰落,却以不断东扩的方式成功地将北约扩展至今。但一个萎缩的俄罗斯显然无法让美国成功“说服”其欧洲盟友将北约恢复到冷战时期的水平,也无法实现其利用北约进一步削弱俄罗斯、压制欧洲的算计。因此,不断刺激俄罗斯被迫反击,进而以重塑的“俄罗斯威胁”推动欧洲盟友更加顺从美国,才是拜登欧洲战略的深层逻辑。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俄乌冲突终于爆发。冲突爆发后,俄罗斯多次强调北约继续东扩是局势恶化的根本原因,这已得到包括中国、印度、巴基斯坦、南非等金砖国家在内的国际社会的普遍理解。在各方都在为和平不断努力,为人道主义目的捐款捐物的同时,美国却和北约盟国一起,不断向乌克兰政府输送武器。战争的持续使俄乌谈判无法取得实质性进展。对此,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一针见血地指出,乌克兰当局缺乏独立性是俄乌谈判未能取得进展的根本原因。美国选择让俄乌冲突暂时持续下去的原因也很清楚,那就是来自俄罗斯的“威胁”让美国尝到了“甜头”,而这种“甜头”目前还不能让美国满意。

俄乌冲突爆发不到一周,德国就宣布了一系列重磅政策,比如向乌克兰输送武器,紧急拨款1000亿欧元重整军备,将国防预算提高到GDP的2%以上。这一举动被视为30多年来德国外交政策发生根本性转折的标志。回顾特朗普因军费问题“发脾气”而不得不退出北约的过去,拜登似乎轻而易举地达到了目的。如果算上已经被德国叫停的“北溪-2”,美国可谓赚得盆满钵满。美国著名战略学者赫尔布延兹等人甚至将俄乌冲突形容为美国动员盟友的“天赐良机”。

美国挑起意识形态对立的多重目的。

竞选期间,拜登多次批评特朗普背离美国“民主”价值观,并承诺当选后立即采取措施恢复美国对“民主”的承诺。在……里

第一,占领新一轮大国竞争的道德制高点。2017年底以来,美国做出大国竞争将回归国际政治的重大战略判断。大国竞争已经成为美国对外战略的基本方针,污名化对手是美国推动大国竞争的惯用策略。冷战时期,美国千方百计妖魔化苏联。即使在20世纪美日经济竞争激烈的时候,美国也在一定程度上污名化了盟友日本。现在美国试图污名化俄罗斯和中国,就是上述逻辑的延续。其目的是通过污名化对手,使美国提前占领道德制高点,为大国竞争战略的成功实施寻找道德基础。

第二,弥合国内分裂。自2016年美国大选以来,美国社会日益分化,精英和公众,民主党和共和党,民主党和温和派,共和党和温和派互不信任。尤其是在2021年1月6日的“国会山沦陷”事件后,就连坚信美国民主的拜登也不得不承认美国民主是

衰退。当国内政策无法有效弥合分歧,拜登政府自然将矛头调转。正如普林斯顿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教授弗里德伯格对拜登政府这一逻辑的解释,“地缘政治的抽象概念与经济统计数据可能很重要,但从历史上看,鼓动美国人民的是一种认识,即说服他们美国的民主价值观原则正在受到威胁,如此才能塑造他们的意识形态激情。”

其三,为“说服”盟友参与大国竞争提供理由。与挑动地区热点相同,污名化对手、刻意突出中俄等国与美西方意识形态的差异也有利于推行美国重构全球同盟体系进行大国竞争的战略目的。因此,美国正不遗余力地通过重新挑起意识形态与政治制度的对立来“唤起”盟友的恐惧,以便“说服”他们与美国更快地“站在一起”。

冷战思维终将不得人心

美国挑动意识形态对立与地区热点,以重新激活并重构同盟体系的冷战思维正在加剧全球的分裂与不安。俄乌冲突已经使饱受疫情冲击的全球经济雪上加霜,能源安全、粮食安全更是引起全球各国的普遍担忧。以意识形态划线的险恶用心有可能将国际关系重新推至冲突频发、经济联系割裂、人文交流中断的黑暗,更有可能将世界带回到核大战阴霾笼罩的时代。

对美国政府一味追求意识形态与集团对抗的冷战政策,尤其是对拜登政府所谓的“民主价值观”战略,美国国内的有识之士纷纷提出批评。美国学者格莱泽认为,美国将自己和盟友塑造为民主的化身可能会让他们占据道德制高点,但以这种方式处理国际关系是幼稚而危险的。拜登政府决定以意识形态为基础制定其外交政策,注定会让美国人民走上一条失去繁荣且不安的道路。卡托研究所国防和外交政策高级研究员卡彭特略带讽刺地指出,现在获得美国民主认证的标准早已不是民主,而是在对外政策上对美国是否服从。美国国家利益杂志特约编辑保罗·皮勒针对拜登民主战略的虚伪性则直接批评,民主标准应该适用于每个人,而不仅仅是强者用来教训弱者的工具。

除美国国内有识之士的批评外,国际社会也早已洞悉了美国所谓“民主价值观”战略的虚伪性。正如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所精确指出的,现在个别国家打着“民主”旗号歪曲民主要义、乱设民主标准、把民主当成服务一己私利的政治工具,这种做法已成为世界分裂与不安的最大威胁。美国蓄意制造意识形态对立对抗,开历史倒车以维持自身绝对霸主地位的做法正遭到越来越多的批评——21世纪的“冷战阴谋家”注定不得人心,失道寡助。

(作者:黄钊龙,系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助理研究员、天津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南开大学基地研究员)

快捷导航
最新发布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