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石家庄新闻 - 当各方都在追求下一个超宇宙时代的时候 我们的隐私会被放置在哪里?

当各方都在追求下一个超宇宙时代的时候 我们的隐私会被放置在哪里?

发布时间:2022-05-06  分类:石家庄新闻  作者:seo  浏览:7816

“超宇宙”绝对是最近两年最火的词之一,科技巨头的进入,资本市场的追捧,地方政策的布局。

追根溯源,元宇宙的概念最早出现在1992年的科幻小说《雪崩》中,是小说人物通过特定装置进入的虚拟网络空间。随着区块链、人工智能、网络和计算能力、虚拟现实等技术的不断发展。科幻小说中描写的场景逐渐有了落地的可能。

对于元宇宙,人们赋予了许多美好的幻想,以为它会成为一种新型的高保真、深度沉浸的空间。它不仅能模拟和再现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等各种感觉器官,还能高度模拟天气、海洋、生物等自然系统。是与现实世界平行的“第二空间”。

比如,即使人们因为疫情被迫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但仍然可以“环游世界”,在元宇宙中交友,看到远方的诗和风景。

但技术可以让社会发展更聪明,让人类安全更脆弱。在元空间中,人们的隐私将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

360公司的一项调查显示,超八成受访者认为,元宇宙将使数字世界的安全问题日益突出,如数据安全、信息安全、新型网络骗局等。其中个人信息泄露最令人担忧。

01

元宇宙将会缔造“无隐私社会”?

现代人虽然凭借科技获得了更多的便利,但也放弃了对隐私的掌控。我们甚至不知道我们的个人信息去了哪里,被利用到什么程度。前几天刚去了一家店,今天被推了同品牌的广告;甚至昨天和朋友聊天的时候提到了某个产品,今天网购平台推送了这个产品的广告信息.为了保护个人信息,人们甚至出现了“戴头盔看房”的现象。

其实“数据”是“隐私”的天敌,因为隐私一旦数字化,就很难成为个人的“隐私”。更丰富、更全面的数字空间需要更大、更复杂的数据,这也意味着更高水平的隐私支付。

在元宇宙中,为了实现自由流动、深度沉浸的体验,个人数据的交付需要全面升级,类型、维度、深度的要求都将得到前所未有的提升。除了身份属性、行为习惯、人际关系、场景位置等数据的全方位传递。Metauniverse对数据的请求边界进一步扩大了33,354张人脸、指纹、声纹、眼球运动、肌电信号、脑电波等。进入人体。

移动互联网仍然需要手机、电脑等电子产品作为媒介来收集个人数据,但超宇宙将直接链接用户的身体甚至意志。这意味着我们最隐秘的内心世界也将赤裸裸地暴露出来。

美国作家戴夫艾格斯认为信息和通信技术的发展会压缩人们的隐私空间,并在小说《圆圈》中构建了一个零隐私的世界。我们不禁担心,元宇宙会不会变成一个“无隐私世界”?

02

元宇宙的隐私风险,不只是“人财两空”

更大级别的隐私收集也意味着更高维度的隐私风险。宇宙带来的风险远比移动互联网时代更严峻复杂。

由于元宇宙个人信息收集的海量性、集中性和私密性,一旦泄露,个人隐私的损失将是全方位的,对公众的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构成巨大威胁。

尤其需要注意的是,超宇宙会收集大量的个人生物信息,这类数据的泄露将是——移动互联网时代不可逆的账号密码泄露,密码可以修改;个人信息泄露应该怎么改?就算通过整容改变了五官,指纹、声纹、虹膜能改变吗?

在当今“一部手机取天下”的智能时代,只需要一张人脸的个人生物特征信息就可以实现手机解锁、身份认证、交易支付。那么,全方位的生物信息采集会达到什么样的效率呢?一旦泄露会发生怎样的恐怖故事?

现在,从基于个人生物信息的“深度伪造”的滥用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一些风险迹象3354。

深度伪造技术是通过对个人生物信息的捕捉、收集和汇编。

辑,实现图像、声音、视频等的篡改、伪造和自动生成,产生高度逼真且难以甄别的呈现效果。该技术一旦被滥用,势必会对当事人名誉、人身、财产等权益造成巨大侵害。

比如制作色情视频,不法分子将一些知名歌星、影星等公众人物的脸“移花接木”,产生真假难辨的效果,让受害人名誉严重受损。

比如实施财产诈骗,此前据媒体报道,一家英国公司被骗走了24万美元,正是由于有不法分子利用了音频版深度伪造技术,假冒公司CEO制造了一段虚假语音,并以电子邮件的方式发给公司下属员工,要求其向指定账户汇款。

比如用来煽动社会舆论,不法分子对重要政治人物、经济人物进行音频伪造、视频伪造,传播影响社会稳定的假消息。风险将从个人领域蔓延至公共领域,对社会安全、经济安全,甚至国家安全带来挑战。

03

从隐私主权到意识主权,我们将失去什么?

“深度沉浸”也意味着“深度成瘾”,就像人们现在离不开手机和互联网一样,未来元宇宙可能成为未来支持人类社会生活的底层结构。随着人们对元宇宙的依赖越大,也将面临着更大的风险敞口。

与移动互联网相隔媒介不同,元宇宙是与人的身体直接互联。这意味着,我们在网络世界遇到的一切风险,都将不设防线。假如木马软件能致使网络崩塌,那么由于元宇宙中人身与网络直接相连,是否也会对人身产生巨大伤害?比如网络攻击导致人脑意识受到干扰,网络中断导致人的意识来不及撤回,这样的风险该如何防守?

更为危险的是“心智操控”风险。人们使用媒体的过程们也是被媒体培养的过程,思想行为必然会受到媒介内容潜移默化的影响。这一“培养”威力在电视媒体时代中已经初见成效,社交媒体更上层楼,2018年一家政治AI公司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被曝非法将大约5000万社交媒体用户进行大数据分析,向他们精准推送定制信息,甚至假新闻,以此影响干预政治活动。

那么在元宇宙时代,用户在身与心的全方位沉浸,意味着网络对人的身体精神之操控能力将大大增强,可能被用于混淆、虚构事实与记忆,进而实现思想行为操纵。智能时代,继个人的隐私主权丢失之后,意识主权可能也将面临巨大的挑战。

这将使得我们面临希拉里·普特南笔下“缸中之脑”的困境。1981年他在《理性,真理与历史》一书中,阐述过这样一个假想——

一个人被邪恶科学家施行了手术,他的大脑被从身体上切了下来,放进一个盛有维持脑存活营养液的缸中。脑的神经末梢连接在计算机上,这台计算机按照程序向脑传送信息,以使他保持一切完全正常的幻觉。

对于他来说,似乎人、物体、天空还都存在,自身的运动、身体感觉都可以输入。他的大脑还可以被输入或截取记忆(截取掉大脑手术的记忆,然后输入他可能经历的各种环境、日常生活)。他甚至可以被输入代码,‘感觉’到他自己正在阅读一段有趣而荒唐的文字。”

随即,普特南问道:“你如何担保你自己不是在这种困境之中?”

04

结语

技术威力越大,其破坏力也越大。本应为人类追求幸福生活与人的自由全面发展服务的技术手段,也完全有可能异化为全方位控制人类的强有力方式。

对于元宇宙的隐私风险,我们必须要从一开始就前瞻性地规划设计,“防病于未然,而非已发时刻”。

首先要树立基本的原则导向,将增进人类福祉、促进公平公正、保护隐私安全、确保可控可信、强化责任担当等作为基本的伦理要求。

第二要设置前置性的规则,比如把避免上瘾作为重要的技术指标,数据收集应坚守合法、目的正当、最小化、公开原则。

第三是要前瞻性地进行法律完善,中国的《数据安全法》《个人信息保护法》等法律法主要是面向移动互联网行业生态。在元宇宙时代,立法应当提出更高的数据保护标准,着眼于新风险新问题,强化平台要求,清晰责任界定,以切实保障用户的个人信息权益。

快捷导航
最新发布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