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频道 - 逍遥子什么时候离开阿里的?

逍遥子什么时候离开阿里的?

发布时间:2022-04-25  分类:教育频道  作者:seo  浏览:5164

导语:阿里CEO张勇(逍遥子)何时离开阿里?

文:lichengdong1984

来源:东哥解读电商

阿里近期的调整引发了“人事动荡”的猜测。

搜索APP显示,4月24日,浙江天猫科技有限公司、淘宝(中国)软件有限公司进行工商变更,张勇(以下简称逍遥子)退出这两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戴珊接任。

事实上,企业的每一次企业变革,背后都有着深刻的含义。阿里从去年开始频繁调整。市场上有一种观点认为,如今的阿里充满矛盾,逍遥子已经被“架空”或将离职。

从整个行业来看,刘之后,逐渐退出京东。COM的电子商务公司作为法人,离开京东的第一线是顺理成章的。COM的管理层。从2021年开始,互联网公司的高层和创始人淡出管理一线,思考“战略、科学、乡村振兴”等问题,已经成为行业内的一种时尚。刘、等.这些曾经叱咤风云的人物已经退出江湖,由陈雷、徐磊等新生力量接管公司。

那么,逍遥子退出淘宝天猫法人是否意味着他将淡出阿里?阿里也开始了新一轮的权力更迭?

从阿里的组织架构、“新零售”战略的体现、阿里的权力变化等角度,分析了逍遥子离开阿里的可能性以及对阿里的利弊。

“被架空”的逍遥子?

事实上,2021年12月,在爱组织大调整的阿里最新一次大调整中,市场上就有观点认为,逍遥子在一定程度上被“架空”。

这次大调整有三个重点,条条都指向逍遥子作为集团领导人被弱化的趋势。

先是范姜淡出权力中心,由阿里元老戴珊接任,管理阿里核心业务的核心业务,谋求电子商务。在戴珊之前,天猫历任总裁要么是逍遥子,要么是逍遥子一手提拔、一手提拔的高管(王、靖捷)。至于范姜,他是由在淘电商ALL-IN Wireless首战成名、火箭速度晋升的前阿里“王子”逍遥子选中的。他曾被阿里乃至整个行业视为逍遥子的接班人,阿里下一代的领袖。范姜淡出阿里的权力中心,淘宝电商部门由不是逍遥子提拔的人掌管,首先意味着逍遥子对阿里核心业务的掌控力下降。

第二,阿里在原有的管理架构上做了补充。原本逍遥子直接分管近20个事业群总裁。现在,在逍遥子和近20位事业群总裁之间,有戴珊、张建锋、俞永福、范姜四位大总裁,分别分管淘宝电商、云与技术、生活服务、海外业务。逍遥和一线业务的距离变得更远了。

第三,2015年的中台战略升级为今天的“多元治理”。从2015年的“中心化”“集合化”到目前的“去中心化”“释放化”。

阿里上一次组织架构调整是在2015年,当时阿里为了IPO在规模和业务上做了很多补充。为了快速统一新业务,提高整合效率,逍遥子主导实施了“大中小前台”的组织策略,建立了强大的中间台,为各类新业务提供统一的技术、产品支撑体系、安全体系、服务体系和功能体系。这次调整的重点是“集权”和“收藏”。这个体系让阿里上市后四年一直稳定增长。

2020年到2021年,阿里开始动荡。2020年,蚂蚁的IPO将停止,这意味着未来的新业务很难上市,意味着阿里的成长之路被卡住,对员工的持续激励也成为话题。2021年底,阿里面临的局面可以视为内忧外患:所谓外患,是针对互联网超级平台“加强反垄断,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的一系列政策,是网络零售行业增长缓慢,且有来势汹汹之势。

竞争对手:拼多多,京东,抖音快手。而阿里核心问题还是自己的“内忧”:商家和用户正在离开阿里,服务商生态有崩塌风险,市场份额已经低于50%,丧失了强势垄断的地位。

风雨飘摇之际,阿里祭出“放权”的全新组织结构和权力结构,是希望改变当前的局面,让庞大的阿里重新焕发生机。如果集权指向集团对各类新业务的统一和整合的高效率,强调集团统一的重要性;放权指向的就是,发挥单个业务的灵活性和能动性,让具体的业务来拉动集团,为集团注入活力。

阿里历史上,决定阿里命运的数次战略转型升级,也都是由单个业务的创新来驱动的,比如从淘宝孵化淘宝商城即后来的天猫,支付宝独立运作,成为后来的蚂蚁。

而“分权”思路的“多元化治理”,在激活组织之后,必然结果之一,就是削弱了集团和作为集团领导人逍遥子的控制力。所以,市场才会有此问题:如果“多元化”治理持续下去,集团和集团领导人被进一步弱化,阿里已经不再需要逍遥子了?

这个问题我们留到最后一节来回答。

“新零售”战略的反思

从战略层面,也有观点认为,阿里正在反思提出5年,由逍遥子全力推动的“新零售”战略,或将进行转向。逍遥子也可能会如樊路远之于支付宝一样,负起责任而离开。

2016年开始,阿里提出的“新零售”战略核心点,是全面进军线下,投资并购了银泰、高鑫零售等实体零售公司,还对生鲜电商、社区团购等线上线下结合,对以供应链能力为核心竞争力的业务重金下注:做了盒马,提高天猫超市的权重。阿里这么做的战略意图之一,是解决淘系缺流量的问题,收割线下流量,以及,提高触达用户的频次,提高用户时长和粘性;同时提高营收。这个战略是逍遥子全力去推动的。

还有观点认为,逍遥子是典型的中产精英思维,他力主孵化的天猫、盒马,也都是主打“消费升级”,中产阶层精致消费的业务。在很长的时间里,盒马负责人侯毅都直接向逍遥子汇报。人尽皆知,盒马是阿里的新零售 “一号工程”,侯毅曾说,“盒马成功了,新零售就成功了。”

5年过去了,阿里营收大盘增长算是保住了,但是成本也提高了,毛利率屡创新低,阿里陷入了左右手互搏。另一方面,直营业务真的提高了用户时长和粘性,解决了淘系极度缺流量的问题吗?海豚智库认为,直营业务对流量的贡献,恐怕不及阿里5年前的预期。

从阿里截止2021年12月31日的财报可知,纵向对比阿里自己的前几个季度,客户管理收入(淘系电商平台业务)个位数的增长,直营业务在2021Q1、Q2、Q3的同比增长分别为:134%、82%、111%。还能算作“阿里靠直营业务拉动营收大盘”。而Q4直营业务增长只有21%。

实际上,2020年Q4自然季度,阿里和高鑫零售并表。阿里2021Q4的业绩,是直接和并表后的财报同比,高鑫零售合并带来的高营收增长迅速显出原形,从111%直接下跌到21%。这个数据还说明,直营业务中除了高鑫零售之外,盒马这个做给中产精英的超市,和天猫超市这两个常年亏损的业务,在Q4旺季,也只有如此低的营收增长,表现堪忧。照这样的趋势发展下去,直营业务迟早拉不动阿里营收大盘。

我们认为,这样的业绩表现,结合阿里2021年的几次最大的组织结构调整,我们可以作出如下猜测,逍遥子力推,阿里坚持了5年的新零售战略:做直营,进军线下,可能正在慢慢转向。所以,市场据此推断,逍遥子因此离开,也有其逻辑合理性。

阿里权力更替猜想

海豚智库认为,逍遥子现在离开阿里的可能性极低,退一万步说,他就算想走,也还没法走。

首先,以一次组织结构调整之后,集团和集团领导人被弱化的趋势;以及一次战略转型的可能性,就判定逍遥子被“架空”,“负起责任”,而要走人,这种观点未免太过武断和偏颇。

以组织结构调整驱动业务创新和增长,是阿里成立至今的路径依赖,阿里每年都要调整好几次。另外,不仅是阿里,对于任何一家大公司,集权还是放权,收还是放,永远都是一种动态的平衡,视公司业务需要而时时都可能调整。在过去的10年里,每隔两三年,阿里组织就要经历一次,收和放,集权和放权的调整。而一家企业要“放权”,激活业务的活力,从来都不意味着,企业不需要一位纵览全局的董事长和CEO了。

其次,从战略的层面,“新零售”战略转型的开始或者停止,也注定只是阿里经历过的无数次战略转型中的一次,也不能就此判定逍遥子会因此“负起责任”而离开。何况,蒋凡的离任,已经算是对阿里中国零售商业增长放缓“负起责任”。逍遥子再去负责任,岂非多此一举。

海豚智库综合认为,对于今日的阿里,逍遥子是否会因被“架空”、为传略转型不成功“负起责任”而离开……种种市场传闻,暴露出的,是阿里内忧外患之余的另一大隐患:人才青黄不接,所谓“安富尊荣者尽多,运筹谋画者无一”。

今日的阿里,没有什么比“业务增长趋缓”更重要的事情:增长是解决企业一切问题的钥匙,一旦增长趋缓甚至停滞,那么所有曾经不起眼的细节就都变成了问题。这才是阿里进行组织结构调整,对战略转型进行反思的根本动因。

多种迹象显示,推动阿里这一轮组织结构调整,“架空”逍遥子的人,对“新零售”战略转型进行反思的人,就是逍遥子自己。据《晚点latepost》报道,接近阿里的人士称,多元化治理,是逍遥子亲自设计的组织关系,为此,他思考了一年多。显然,对于阿里的增长趋缓,逍遥子比任何人都要焦虑,他希望业务焕发活力,才会推动“多元化治理”。相形之下,阿里是否不再需要他,他是否被“架空”,都无关紧要了。

梳理逍遥子过往的表现,我们认为,他从不是一个将个人权力、得失,置于企业发展之上,格局狭小的“独裁者”。逍遥子刚上任阿里CEO不久,就选中蒋凡负责淘系电商的ALL-IN无线,并着力提拔蒋凡接管淘系电商。他比谁都清楚,企业最宝贵的资源就是人才,企业需要新陈代谢,不断吐故纳新,新的战略,新的组织结构,需要一代又一代的新人来贯彻、执行。

遥想2018年秋天的京东同样是“内忧外患”。京东多年的老股东和支持者高瓴资本在一个季度内减持京东6亿美元,减持占比40%,摩根士丹利把京东目标价下调了30%——京东在资本市场的表现不佳,远在明尼苏达事件之前。到了2018年Q4季度,京东营收增速已连续 6 个季度下滑。此时,创始人私生活风波如雪上加霜,而幸运的是,京东有徐雷扛起了一切,直到京东业绩增长回归稳健。

反观阿里,被逍遥子寄予厚望,曾意图托付衣钵的蒋凡实在太聪明,他清楚地知道自己踩中的上一波新技术浪潮的风口已经过去,与其困兽犹斗,不如急流勇退,韬光养晦,以待下一波心技术浪潮。蒋凡走了,戴珊以创业元老之尊接管淘系电商,实在是放眼整个阿里,都没有新人能接淘系电商这个重担。

所以,现在的阿里和逍遥子本人,最大的愿望,恐怕就是出现下一个“蒋凡”,能够像2013年移动互联网ALL-IN无线的时候一样“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拯救阿里。那才是逍遥子功成身退,离开阿里的时候。

起码当下看来,阿里和逍遥子恐怕还没找到新的“蒋凡”,阿里的内忧外患,恐怕还要逍遥子这瘦削的肩膀继续扛起来。

标签: 张勇  阿里巴巴  电商  新零售 

快捷导航
最新发布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