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石家庄新闻 - 群接龙被限制共享功能?也许是一群接龙的机会

群接龙被限制共享功能?也许是一群接龙的机会

发布时间:2022-05-10  分类:石家庄新闻  作者:seo  浏览:7851

编辑导语:受疫情影响,很多居民只能通过网购或社区团购进行购买,但社区团购购买的团接龙在分享功能上受到限制。本文作者由此做具体分析,大家来看看。

4月28日,我认识的上海负责人告诉我,单人纸牌被限制分享。由于我最近一直在研究这类工具,所以这几天一直在密切关注。

虽然群接龙已经紧急联系平台积极沟通投诉,但我还是想从这次限制分享事件,从这两个角度和大家分享一下:

让流行的社区团购脱胎换骨,接龙团遇到了这个限制,证明了它作为社区团购工具的竞争力;

被限制的功能是危机,是试用,不太可能被平台封杀。

01

团接龙遇到了这个限制,但证明了它作为社区团购工具的竞争力。

团接龙穿越了社区团购的第一个牛熊周期。

我是在2018年底知道群接龙的,当时他们发展非常快。

2018年底,是社区团购的萌芽阶段。当时像长沙、沈阳等二线城市的一些负责人已经自发组织了社区团购。我在沈阳调查春和里社区(沈阳市中心的一个大型社区)的时候,那里的水果批发商和海鲜负责人都是用群接龙的。当时的团单作为一种团购工具,已经处于社区团购的萌芽阶段,深入各个社区大放异彩。

回到现在的2022年时间线,社区团购经历了早期的萌芽,巨头和资本的进入,到现在狂热已经褪去的阶段,团购接龙还在。而且在这次上海疫情中,还起到了上海掌门人的后盾作用。

在近几年的发展中,团接龙作为一种工具,经历了巨头和资本的社区团购,已经能够守住拼多多的崛起。也一直能坚持在团购领域,洞察商业本质,做出了帮卖的模式创新。

Solitaire已经强大到可以跨越社区团购的第一个牛熊周期,迎来了下一波社区团购。

流行病情况下的群体纸牌游戏

在上海疫情催生社区团购重生的当下,上海掌门人可用的工具并不多。除了我在上一篇文章中介绍的快速组,组接龙也是一个主要工具。乍一看,这两种模式的模式很相似,但详细深入的研究就会发现,仍然存在巨大的差异。

虽然群接龙已经限制分享好几天了,但是我在上海认识的那个群长还是在用群接龙,限制分享导致工具废弃的可能性不大。因为用户的口碑和使用习惯,群接龙积累了自己的壁垒。

仅从4月中旬到4月底,两周的时间里,接龙集团在上海访问新增团长超过2万人,单日访问近300万人的用户数。在此期间,接单集团为各国代表团团长联系货源,为上百万.家庭提供了稳定的防疫物资保障,可以说是“防疫神器”。

如此快速的增长,虽然也有小程序被限制分享的小插曲,但也让我们看到了群接龙作为创业社区团购工具的竞争力。

02

被限制的功能是危机,是试用,不太可能被平台封杀。

胡赞和wetool之前被封杀的历史。

作为圈内人,我经历了19年的胡赞封杀,20年的wetool封杀。这些工具一夜之间全部被平台直接封杀,后两个工具直接消失。

在看到这次限制分享的事件下,有人可能会联想到虎赞和wetool,担心群接龙的风险。其实他们没有可比性。

但是群接龙这样的工具链接的是真实的人,并没有为微信生态造成虚假繁荣,而是用真实的社交网络来创造价值。

所以从创造虚假繁荣还是真实的繁荣的角度上,群接龙是有存在的意义的。

群接龙的团队积累经验

面对这次分享限制,群接龙第一时间联系平台方定位问题积极沟通,并且在产品层面也很快提供了多2步分享的解决方案。

所以这次事件,为群接龙积累了和平台方沟通的经验,并且为了避免此类事件,群接龙的团队也会有充分的和平台方沟通的预案。

如果把这次限制分享定性为竞争对手的干扰,对于群接龙团队来说,也是一次竞争的试炼。虽然我们鼓励良性竞争,但是团长就这么多,在接入团长的这一波竞争中,时间窗有限,就看谁能得到更多团长的青睐了。

我在上一篇文章中提到过社群团购的角色:供货商、开团团长、帮卖团长和团员。这4个角色发展出来了更多的可能性,是模式创新。

当时不确定这4个角色是群接龙发明的还是快团团发明的,后来有群接龙官方的朋友跟我印证了帮卖模式是群接龙是2020年3月份上线的,从时间先后上,大家一目了然。

本文由 @吕雪梅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标签: 社区团购  团长  上海 

快捷导航
最新发布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