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资讯 - 三只松鼠 越折腾越喘不过气?

三只松鼠 越折腾越喘不过气?

发布时间:2022-05-11  分类:娱乐资讯  作者:seo  浏览:8648

凯波罗财经原创

作者|苏琪

编辑|金坤

提起三只松鼠,你的第一印象是什么?这个问题大部分人可能回答不出来。

这位曾经的网络名人中的零食鼻祖,也没有之前那么响亮了,因为关闭300家门店,宣布全面暂停门店扩张而上了热搜。

在此之前的4月23日,作为“电商零食第一股”的三只松鼠发布了2021年年报和2022年一季报。财报显示,2022年第一季度,他们的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均同比下降。4月28日,“高端零食第一股”良品铺子和“休闲零食第一股”来伊份相继发布2022年一季报。情况和三只松鼠不一样。线下起家的两个品牌还在不断扩张,开店数量在3000家左右,是三只松鼠的三倍。

回顾过去几年,三只松鼠一直试图突破自己的——,以促进产品多元化和扩大SKU,但未能带来明显的效益。最后,他们别无选择,只能回到坚果行业。疯狂扩张线下门店,提出五年“万店”目标。结果公司加入亏损,一路关店,最后收入还是靠线上。

关闭数百家门店,减少SKU,砍掉三个子品牌,原“淘品牌”的辉煌不再。截至5月6日收盘,三只松鼠股价报21.39元,较历史高点跌幅超七成;总市值83.77亿元,较两年前的峰值360亿元蒸发了276亿元。

自2020年7月首发限售股解禁以来,包括IDG在内的多家大股东相继减持。2022年4月29日,大股东NICE GROWTH LIMITED也宣布了减持计划,这似乎在一定程度上预示着资本正在从三只松鼠手中“出逃”。

创始人张燎原说,风华正茂的三只松鼠已经走到了十字路口。他们能承受住压力扳回一局吗?先回答以下三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谁该为“万店计划”的破产负责?

近年来,做电商起家的三只松鼠,在线上红利逐渐消失的情况下,开始发力通过线下渠道开设美食店(以下简称直营店)和加盟店(以下简称加盟店)。2019年,张燎原也宣布要在5年内完成1万家店的目标。现在三年过去,三只松鼠的线下门店只有1205家,全部门店完工的不到10%。

直营店数量在2019年和2020年稳步增长,2021年快速收缩,仅新开12家,关闭43家。

2020年开始,三只松鼠大力开放加盟。短短一年时间,新开门店数量达到641家。2021年,加盟步伐放缓,新开门店减半至341家。同年,关闭了几乎相同数量的商店。

制图/菠萝金融

截至2021年底,三只松鼠直营门店140家,营收8.18亿元;共有925家加盟店,收入7.49亿元。

可以看出,直营店的数量只有加盟店的15%,但营收却超过了加盟店的总营收。经计算,每家自营店年均营收约584万元,每家加盟店年均营收约80万元。同时,这说明加盟店的单店收入只有直营店的七分之一左右,加盟店坪效较差。's财报显示,三只松鼠收入前十的门店一直都是直营店。

制图/菠萝金融

三只松鼠店的不稳定来自于加盟店,331家关闭的店大部分是加盟店。"

加盟店模式下的闭店,很多时候不由品牌商掌控,加盟商一旦持续亏损,关店的比例就增加了。”零售电商行业专家、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称。

一位在2021年选择关店的加盟商告诉开菠萝财经,三只松鼠盟商一般需要准备35万-40万的启动资金,包括4万的品牌使用费,7万-10万的首次进货成本,装修和货架共12万+(比例各占一半左右),10万+的房租押金,还要准备少许流动资金。

“一开始,毛利率能到35%左右,但每个月收入都持续下滑,最后选择关店。”上述加盟商表示。

消费行业投资人卫斌也称,因为资源的倾斜和管理的统一,直营店的销售体量很容易超过加盟店,但三只松鼠的加盟店占比过高,就带来了不小的隐患。从现状来看,三只松鼠很难保证加盟商能赚钱,此时选择主动暂停扩张,是明智的选择。

与三只松鼠相反,在持续扩店的良品铺子和来伊份,自营与加盟的比例相对健康。良品铺子2021年线下门店达2974家,其中自营门店为907家,加盟门店为2067家;来伊份2021年门店总数达3488家,其中直营门店2194家,加盟门店1294家。

2022年,压力之下,三只松鼠继续断臂求生。财报显示,2022年一季度,公司超400家店铺出现阶段性闭店,这一数据已经超过2021年全年关店数据。

第二问:保线上还是拓线下?

在门店的扩张和收缩之间,三只松鼠、良品铺子和来伊份的营收差距也在缩小,大有“你停我赶”的态势。

三只松鼠在2019年一跃成为年营收过百亿的超级网红零食品牌后,随之而来的是营收持续两年增长停滞;而良品铺子的业绩处于上升态势,在2021年与三只松鼠的营收差距缩减至不到5亿元,两家公司的营收规模再次位于同一梯队。

三只松鼠营收下滑的趋势延续到了2022年Q1,当季同比下滑15.85%,而Q1因为有春节,是零食行业一年的旺季,良品铺子和来伊份这一季度,分别同比上涨14.30%和8.27%。

制图 / 开菠萝财经

再看利润,在三家表现都乏善可陈的背景下,近三年三只松鼠的扣非利润数据虽在上涨,但与营收百亿规模相比,体量并不大,2022年Q1与营收一同下跌,同比下滑57.37%。

制图 / 开菠萝财经

三只松鼠作为曾经的网红零食品牌,业绩走下坡路,完全是因为线下关店吗?

“主要源自线上和线下渠道受到了双重夹击。”庄帅向开菠萝财经分析,三只松鼠一度寄希望于线下门店,但开店成本高昂、回本周期太长,线下业务进展并不理想,最后营收还是得依赖线上渠道,但代价是要花费高昂的获客成本和营销投入,陷入增长瓶颈是预期内的事情。

前快消领域创业者宋浩称,近几年随着流量竞争激烈,为了换取线上渠道的销售额增长,就要支付更高的流量成本。

财报数据证实了这一说法,2021年三只松鼠的线上收入占比达66.31%,但这一年线上的销售额下滑趋势明显,同比下滑10.39%。与此同时,销售费用持续高企,比2020年增长21.01%,2021年的销售费用率达21.21%。

随着近几年,快手、抖音等新型电商平台崛起,天猫、京东的流量被部分蚕食。财报显示,三只松鼠2021年在天猫的销售额同比下降22.32%,在京东的销售额同比下降11.84%。

“淘品牌”三只松鼠又将面临“出淘”寻找新流量池的难题。“淘宝有独特的营销规则和运营体系,其他平台也不适用。在淘系成长起来的品牌,‘出淘’需要花费很高的学习成本。”庄帅称。

“不管是线上转线下,还是线下转线上,关键在于品牌如何打通线上线下。”卫斌分析,线下可以凭借信息差达到区域性的垄断,零食品牌大部分的利润还是由线下贡献,但为了长远发展,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要尽量做到线上线下营收均衡,这样才能对资本市场讲线上线下结合的新零售故事。

但对于“打通线上线下”的问题,“包括这三家品牌在内,整个零食行业都还没有找到最优解”,卫斌称。

一个例证是,在主力渠道变更的过程中,三只松鼠的价格体系疑似也出现了问题。一位加盟商曾在社交平台表示,10个进店的消费者中,有1-2个人拿着手机打开线上网店比价,线上促销活动多、打折力度大,对实体店来说是沉重的打击。

2021年10月,三只松鼠发布新分销战略,进军线下主流渠道,入驻永辉、沃尔玛、大润发等连锁商超。但宋浩认为,分销走的是薄利多销,面向的受众主要是爱逛超市的人群,会让原本瞄准线上年轻消费群体的三只松鼠,定位再一次变得模糊。

第三问:三只松鼠的定位到底是什么?

2020年,三只松鼠的营收没能维持住百亿量级,开始了“两步走”。一步是横向拓展品类,SKU从200个左右扩展到近千款;一步是在2020年接连推出小鹿蓝蓝、铁功基、养了个毛孩、喜小雀四个子品牌,分别切入婴童食品、方便速食、宠物食品、定制喜礼等多个细分领域市场。

但三只松鼠的算盘并不如意,这两步棋都没能取得满意的成绩。

三只松鼠一直给自己的定位是“坚果第一品牌”,坚果一直是三只松鼠毛利率和营收占比最高的品类,最高时一度贡献了70%的营收。后续在拓SKU过程中,三只松鼠坚果品类的收入占比逐渐下降,到2021年,仅占总营收的51.77%。

也正是这一年,三只松鼠表示要回归“以坚果为核心”的战略,并对SKU进行清理和淘汰,截至当年末,SKU数淘汰300余款。这被认为是三只松鼠拓品类失败的表现。

如今,同样入局坚果市场的,还包括洽洽食品、盐津铺子、好想你、来伊份、良品铺子等零食品牌。这些都成了三只松鼠的直接竞争对手,可此时经过试错、摇摆的三只松鼠在坚果界的地位还稳吗?

“我要吃高端一点、质量好一点的零食,会去买良品铺子;我要吃瓜子,会去买洽洽;江浙一带想吃肉类食品,会去吃来伊份,但是为什么买三只松鼠?我没有唯一的答案。”有消费者说。

而四个子品牌中,如今还“活”在财报中的,仅剩小鹿蓝蓝。三只松鼠2021年上半年财报披露,小鹿蓝蓝上半年营收2.01亿元,营收占比3.82%,同时带来亏损额近5000万。2021年报显示,小鹿蓝蓝收入为4.92亿元,营收占比为5.04%。这份年报中未披露小鹿蓝蓝的利润或亏损数据。

“问题出在研发上”,庄帅称,儿童零食对品控、食品安全和研发创新的要求更高,只有对不同年龄段孩子的生理机能、消化系统、饮水/食结构等进行研究,对原材料进行不断的实验和调配,才能做出孩子喜欢吃、适合吃的零食,可不少品牌的研发费用却非常低。

从财报可以看到,2021年,三只松鼠的研发费用仅有0.57亿元,营销费用是其36倍。

三只松鼠近三年的研发投入占营收的比例均不超过1%

食品安全的问题,小鹿蓝蓝也没能逃过,投诉平台上关于它的投诉不少。而缺乏国家标准、同质化严重、性价比低等问题,更让家长买单意愿下降。小鹿蓝蓝的未来如何,还尚待观察。

结语

零食行业,群雄争霸。放眼望去,线上有三只松鼠、良品铺子和百草味,线下有来伊份、洽洽和盐津铺子等品牌,还有后起之秀王饱饱和王小卤等细分品牌,整个市场良性增长,但行业集中度非常低,没有一家能够做到遥遥领先。

在多位受访者的观察里,三只松鼠如果不再找准自己的定位,恐怕将会被用户忘记。如果问题不能被快速解决,将进一步恶化三只松鼠的处境。

事实上,去年一年,三只松鼠都处在“内部救火”的状态。比如管理层面,前有高管因私自倒卖公司废纸箱闹笑话,后有两位高管因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

走到今天,摆在三只松鼠面前的两大问题是,“品类扩张的逻辑到底是什么?到底卖给谁?”庄帅说,三只松鼠,是时候“不破不立”了。

*题图来源于视觉中国。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卫斌、宋浩为化名。

快捷导航
最新发布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