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石家庄新闻 - 自我拍卖500美元 但他们不是忽悠

自我拍卖500美元 但他们不是忽悠

发布时间:2022-05-25  分类:石家庄新闻  作者:seo  浏览:9294

文丨阿蒙

你有没有想过,账号头像其实是你的第二张“脸”?

在如今的数据时代,一张不超过150像素的图片,就是世界对你的第一印象。

这并不是说别人会觉得你是一个头扎蓝绿色马尾辫的可爱萝莉,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你是一个大龄二代老兵。

所以,第二张脸不太好,有些时候一个人的头像甚至比他真实的面孔更能反映自己的灵魂。.

就像用自家猫做头像的人,一般都是半夜躲在自家猫后面偷偷看网络名人猫视频的无聊猫奴;而使用各种流行表情符号或stem图片作为头像的人,更有可能是30岁左右的单身网瘾者。

源水印

虽然我相信你在选择头像的时候,基本上只是在相册里找一个最讨喜的,然后看一看有什么不奇怪的。

但总有人不这么想。有些人愿意花很多时间去选择适合自己灵魂的大头照,他们更有人愿意花上几千块钱以获得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头像。.

依靠着对大头照近乎偏执的热爱,这里聚集了成千上万不满20岁的年轻女孩。他们是中国互联网上最关注图片原创版权的人,或许不知不觉成为NFT探索的先行者。

NFT最火的产品(区块链技术下的异构令牌):闷猿头

连周杰伦都解决不了偷拍的问题。这些女孩多年来一直试图通过“水印”和编码来探索。

外面有网友把自己的亚文化圈定义为“美化圈”.

“美化”在百度百科里的定义是“装饰或者点缀,让它好看”,而互联网语境下指的美化,就是对电子产物进行装饰的行为,严格来说是对手机主题、输入法皮肤,甚至是Steam个人页面的装饰的一种美化。

但在大多数情况下,圈子里的大多数人都会选择以头像为中心。正如我在文章开头提到的,他们确实把头像当成了自己灵魂的窗口。

/inews.gtimg.com/newsapp_bt/0/14890127871/1000">

图源水印,下同

在刚刚注意到这个圈子的时候,我以为这是一片待主流市场收割的韭菜园子,但当找到几个称得上是收购老手的美美聊了一会儿后,才发现美化圈自己已经形成了一套从创作到多次交易的成熟产业链。

在一个名为“XXの上新群”的1800人美化圈群聊里,超过百分之89的群成员都是00后,其中百分之84是女生闹闹也符合上述两个条件,因为我就是在这里认识的她。

出生于2004年的闹闹刚刚满18岁,却已经在美化圈待了2年了。闹闹不太喜欢“美化圈”这个称呼,在她看来自己不过是一个喜欢各种美少女头像并支持画师版权的正义消费者罢了。

在快手,她第一次了解到原来这些好看的头像,都是需要钱才能获得的。

视频中博主兴致勃勃地炫耀着自己的头像,只需要10块钱就能获得一个所属权在手的头像,别人还不得盗用,这听起来不香吗?

尽管闹闹也清楚,这条视频很有可能不过是商家诡计多端的小心思罢了,但她还是去淘宝买下了自己第一张美化头像,从那时起她也才逐渐开始了解这个复杂而又规矩众多的小圈子。

这些头像从次元大致可以分为真人与绘画两类,从创作性质分又可以分为原创与自截。

自截指的是PO主(发布商品的人)从动漫、影视剧、游戏、短视频中截出各式各样可以用作头像的图片,再以二创的为名出售使用权。

像闹闹这类原创爱好者,向来是看不起“自截”的,毕竟截图出自其他人的作品,PO主并没有合法的版权,其售卖的不过是截图这个过程。

而原创圈就不一样了,不管是负责拍照还是画画的PO主,对于该头像拥有无可厚非的获利权和所属权。不过相对的,价格也会更高。

闹闹立刻就喜欢上了这张可以打上自己水印的独特头像。特别是当有人私聊她想要头像原图时,一句“抱歉,这张头像是我买的哦,别人不能用。”就足以体现她的骄傲。

在贴吧和群聊中又陆续购买了几套头像后,闹闹逐渐摸清楚了美化圈的几种购买渠道。

其中单价最贵但消费体验最好的购买路线就是定制。买家可以根据自己的特殊需求,例如“粉色JK制服+手拿奶茶”,来要求PO主完成相应的作品。

不过就像群成员占比所体现的那样,美化圈的买家大多数都是未成年小妹妹,动辄5、600的定制头像不是她们轻易就能负担得起的,所以画师也会选择以“团购”的方式对外发售。

定制成功后可自行调色、添加水印

等等,但我们上面不是说,这些买家拥有“唯一使用权”吗?怎么突然又能搞团购了?

这是因为这些买家们拿到手的图片其实都是不一样的,尽管原图只有一张,但上面写的图片编码均不一样,只要是交了钱的买家都可以且必须往自己的那一份上打上厚厚的水印,而且越厚越好。

这样打好了水印之后的图片才是买家可以在互联网上使用的“合法”头像。闹闹告诉我,其实就连水印、头像框、贴纸也全是可以购买而得的,甚至购买流程与图片本身无差。

在单独入了几次定制之后,闹闹发现有一位画师的风格深得她心,不管是配色还是画风几乎都是她所喜欢的,但因为这个画师因为个人习惯并不接受定制,只有会员才能定期拿到其作品。

会员制度也是美化圈最常见的销售渠道之一,买家可以选择一个值得自己信赖的PO主,花较高的价格购入长期会员卡,便可以免费获得这段时间里PO主大量的作品产出。

不同画师会员的价格起伏较大,往往与其水平与名气有关。就在上个月,闹闹拿出了今年的大半压岁钱,咬咬牙入了圈内某位知名太太的年费会员。

3500元,这绝对不是一个小数字,但在闹闹看来,这也绝对值得。“其实之前零零碎碎加起来一年也花了这么多,但图片的质量却并没有这么高,还经常各种破事,还不如3500呢。”

闹闹说的“破事”是美化圈的奇怪生态之一,在这个交流基本靠QQ、交易靠闲鱼的简陋产业链中,最完善的居然是“云黑名单”职能。

一方面,网友在拿到了具有少量水印的原图之后,大可以把编号打码后二手卖出。实际上这么做的人一抓一大把,甚至被美化圈的妹妹们给了一个专门的丑名——“塌圈”。

另一方面,靠抄袭、描图、假照来欺骗买家的PO主也大有人在,甚至有人拿自己曾经贩卖过的图片加几个元素调色后就拿出来割韭菜。

闹闹第一次买会员就遇到了PO主跑路的大无语事件,在她购买了会员不到7天的时间里,PO主突然解散群聊后删除了QQ上所有的信息,销声匿迹。

原本会员套餐里的199张原创头像,聊天记录里搜罗个彻底也才只有不到100张,更别提说好的二次调色与修改服务。

而闹闹们也懂得走法律渠道维权的困难程度,更何况损失几十块钱与被父母发现消费记录相比,还是后者更恐怖一,最后她们只能选择将群里所有的头像进行打包售卖,以祈求稍微止一止损。

在这些看似梦幻而精致的头像之上,每多加一层水印,似乎就代表着美化圈又多了一个维权难题。

这些信任破碎的难题困扰着闹闹,也困扰着这些未成年的花季少女。在她们尚且年幼的视角里,很难理解法律对自己能有多大的帮助,至于对外界的求助?对于她们而言似乎只会带来更大的恶意。

当我问起闹闹最开始入美化圈的理由,她给我发来一张抽烟的表情包,并自嘲般的说:“大概是脑袋有病吧。”

而看完上面关于美化圈的读者,看到这里可能也会说一声“确实”。

像我们这样用青春岁月和互联网盗版时代一起成长并老去的人,的确很难理解她们对于“原创”和“专用”的执着。

花钱打赏支持画师可以理解,但花几千块钱买年卡这种无异于“包养”画师的行为,确实不属于我们的消费理念范畴。

所以当出现关于“未成年女孩半年花70万买画”的新闻时,网友们大部分的反应也都是:“大概脑子有病。”

但当最后水落石出,“70万”只不过是女孩母亲为了吸睛谎报的数字,实际的金额只有7万元时,却没有多少人站出来指责女孩母亲的欺骗。

因为“00后”、“未成年”、“圈”这样的字眼让我们下意识地就认为,这个圈子一定又是一群脑子有问题的小学生集合体。

但脱离开这些关键词,他们作为手里没有法律武器的未成年人消费者,是需要外界协助与关注的。

网友以及家长的指责与鄙夷,只会让他们越来越畏惧去维护自己的合法利益,而选择用一层层的水印和越来越长的黑名单筑起脆弱不堪的高墙。

美化圈每天都有新的PO主出现,随之而来的可能是描图,可能是假照,可能是侵权的所谓“自截”,更有可能是捞一波就走的跑路,但他们只能选择承担风险。

低龄化让她们对于金钱的衡量缺乏合理的认知,也让不法商家有了可乘之机。目前百度“美化吧”已有了超过57万的关注,参与人数和交易金额的双重攀升,让美化圈成为了又一片灰色的高危地区。

不管是作为父母还是路人,在看待这类小众00后圈层时,除了冷嘲热讽之外其实我们还应该有更多的责任感去引导他们去正确的对待自己的情感需求和权益认知。

毕竟这些案例在未来的某一天,很有可能会在我们探到NFT版权时有一些奇妙的用途呢?

-END-

标签: 头像 

快捷导航
最新发布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