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石家庄新闻 - 发展数字经济 要调动企业家和地方官员的积极性!有了安全底线 数字流通才能更大胆——石家庄新闻网

发展数字经济 要调动企业家和地方官员的积极性!有了安全底线 数字流通才能更大胆——石家庄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2-05-26  分类:石家庄新闻  作者:seo  浏览:9106

在近期高层不断发声平台经济的情况下,如何推动数字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如何抓住数字经济发展机遇,打造中国数字经济新优势?

由百度财经、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出品的《硬观点》直播邀请了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黄,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主任,中国人民大学中国企业创新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数字经济产业创新研究院院长姚建明进行解读。

专题协商会透露明确信号:加快我国数字经济发展

提到5月17日的专题协商会,刘世锦表示,三个大方向非常明确:一是坚定推动中国数字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第二,坚定支持包括平台企业在内的数字经济龙头企业健康发展;第三,坚定支持民营经济持续健康发展。

刘世锦指出,会议主要讨论了六个方面的问题:一是要把握数字技术和数字经济发展的战略机遇期。第二,利用好自己的优势,比如中国超大规模的市场,强大的产业配套能力。三是推动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第四,数据流通的市场化建设,如何打通各种数据要素的市场流通渠道。第五,创新监管方式。第六,加强国际数字经济治理合作。

刘尚希表示,CPPCC会议透露出——加快发展中国数字经济的明确信号。“从大国向强国转变,必须以改革的手段进一步推动数字经济持续健康发展。”他说。

在刘尚希看来,我们有一个巨大的市场,拥有丰富的数字资源。如何将数据资源转化为数据资产,需要处理好安全问题,改革一系列机制,完善监管。

姚建明指出,平台经济是数字经济发展的重要方面,引领着数字经济模式和场景的创新。“如何解决利弊,最关键的一点是治理。”

平台经济治理不能简单套用传统思路和方法

黄介绍,去年北大国发院组织了一个关于平台经济创新与治理的课题。他表示,中国在平台经济领域获得比较优势是非常难得的。在规范问题的同时,尽可能支持其创新发展。同时,这种调控和引导要区别于传统经济,不能简单套用以前的思路和方法。

在黄看来,平台经济对经济活动的贡献可以简单概括为“三升三降”:三升,扩大规模,提高效率,提升用户体验;第三,降低成本,控制风险,减少接触。

黄指出,平台经济带来了一些新问题,如规模经济和差异化定价带来的潜在垄断。但是,在治理过程中,需要进行深入的经济分析。“有些是不合理的,但有些可能是合理的。”他强调。

谈及平台经济治理,姚建明指出,治理主体主要包括政府主体和企业自身。不同的主体考虑的问题不同,抱怨点也不同。

与国外相比,中国在大数据、人工智能、互联网应用等方面差距不大。而且是在第一阵营。在数据资源、人力资本、市场势力等方面也具有一定的比较优势。如何抓住机遇,创造新优势?

刘世锦指出

刘世锦说,数字经济降低了成本,增加了消费者的选择,增加了社会福利,给整个社会带来了全方位的影响。“出现一些问题,做出一些调整,是必然的,也是不可避免的。”比如大数据杀熟,垄断等。都是发展中的问题,没有发展就不可能出现这些问题。这些问题应该是对症的。

药,找到合适的解决办法。“解决问题是为了更好地发展,而不是不发展,更不是往后退。”他强调。

  刘尚希也指出,数据的治理和监管,蕴含于技术迭代升级中,蕴育于数字经济快速发展中。“发展中的问题,最终要靠发展解决,如果没有快速发展,不可能解决安全、风险等问题。”

  刘尚希表示,要给数字平台、数字经济留有足够的创新空间。在他看来,数字经济和工业经济不一样,工业经济技术迭代升级相对较慢,数字技术迭代升级速度快,一步赶不上就步步赶不上。

  守住数据产权保护和数据安全底线

  数据流通胆子可以大一些,步子快一些

  姚建明提到,在“5.17”政协会议上,肖钢、刘世锦委员都提到了数据产权的议题,包括加快数据产权专门立法、做好产权保护。百度CEO李彦宏也提到目前数据合理共享存在很多障碍。围绕数据确权、产权归属、数据共享,有哪些思路?

  刘世锦指出,我们既要重视数据产权保护不利、数据不安全等问题,同时也要防止借口数据产权和安全问题人为限制数据流通。“在个人和机构隐私、国家安全等方面,可以列出不能流通或不能交易的负面清单,守住数据产权保护和数据安全的底线,”他强调,“在此基础上,胆子可以大一些,步子快一些,放开放活各类数据流通的渠道。”

  刘世锦还特别强调,要有全球眼光,要积极参与全球数字治理进程,“能够对话,能够协同,因为数字经济也是全球化的。”

  黄益平提到,国有机构相对更守规矩,乱来的少,民营企业不规范行为较多。他建议规范企业行为,而不要把数据从民营企业、民营机构移出来,避免影响数据发挥效率。

  解决合成谬误问题是平台经济治理关键

  发展数字经济要调动企业家和地方官员积极性

  刘尚希指出,平台经济治理要避免合成谬误的问题。“涉及数字经济治理的相关部门有十多个,站在各自角度加强监管都是对的,但是容易产生合成谬误,带来一种无意识的阻碍。” 所以,“怎样解决合成谬误,是当前数字经济治理关键性问题”。

  政府部门如何协同发力,更好地把平台经济治理好,推动数字经济的高质量发展?黄益平指出,“合成谬误”原因在于多头监管,建议建立综合协调机构,适度把经济监管和反垄断执法分开。在他看来,平台经济监管重点不在于反垄断,而在于建立规范。可以更多通过日常性、回应性监管,让市场保持良好运行。

  刘世锦表示,在这个问题上要保持谦虚态度,对待新生事物要多留空间,多讨论问题、求真务实,推动行业正常发展。“政府政策信号很明确,还是支持平台企业数字经济健康发展,创造一个比较宽松的、可持续的、稳定可预期的环境。”他强调。

  姚建明表示,资本和研发创新是一体两面,没有资本跟进研发将很难做,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并不是限制资本。如何创新治理方式、引导资本规范健康发展,是未来支持科技创新的核心问题。

  刘尚希认为,企业是研发创新的主体,研发创新离不开资本支撑,离开资本研发将无法转化成现实生产力。

  黄益平也提到,中国平台企业是最具创新精神和创新能力的,“这些平台最多的也就是二十年出头,有的就是几年时间,一下子做成了不仅仅是中国,甚至世界上都排上号的平台”。虽然很多技术不是原创,但应用的都是最新的技术,会带来很多创新回报。

  黄益平指出,维护市场竞争程度,是保障平台持续创新的最重要的条件。他建议,规范平台企业猎杀式并购,更多鼓励这些平台参与国际竞争,同时适当开放国际竞争者进来。

  刘世锦表示,数字经济是新增长动力,能够带动就业,中国灵活就业的人数已经达到2亿,其中大部分或者相当大的比重都是在数字经济领域。

  在刘世锦看来,数字经济有很强的普惠性,对缩小差距,推动共同富裕也很有作用。发展数字经济,要特别关注调动企业家和地方官员的积极性。“有些地方就是因为有一个具有企业家精神的领导,这个地方的面貌就不一样,要让具有企业家精神的人才脱颖而出,不能懒政,不能老怕出事。”

.klinehk{margin:0 auto 20px;}

  来源为石家庄新闻网的作品,均为版权作品,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任何媒体转载,否则视为侵权!

快捷导航
最新发布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