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体育游戏资讯 - 商品之王 消失在直播间

商品之王 消失在直播间

发布时间:2022-06-11  分类:体育游戏资讯  作者:seo  浏览:4908

文\守一

万物盛衰,在商品直播中再次得到了印证。

还记得去年双十一第一天,李佳琪和Viya带了近200亿的货,那是当时引起多大噪音的惊人记录。短短几个月,两人都消失在直播中。

维雅因逃税受到的惩罚是众所周知的真锤,他回来的概率极低。然而,无法判断李佳琪的“买下它”能否再现现场工作室。

另外,罗永浩《真传》之后,已经主动淡出江湖,准备回归科技界。辛巴还在,但由于负面传闻不断,与平台关系紧张,其曝光率在降低。

大佬们的接连消失,让今年的618有些落寞。

01 大佬的价值

在经历了上海等地疫情的冲击后,很多人预测今年618将迎来“报复性消费”?

虽然最终的消费数据很难预测,但至少目前来看,从各网络平台的动向来看,关注度似乎已经小了很多。

当然有很多原因。比如,人们开始厌倦持续数年的网购节。比如疫情可能会让很多人对收入缺乏信心,不敢消费,等等。

但不排除网络关注度降低的一个原因是能引起关注和讨论的老板少了。今年618,也是重新评估头部主播价值的一个窗口。

几个大佬还在鼎盛时期的时候,其实对他们的价值认知也有很多争议。

最具代表性的事件是李佳琪和欧莱雅的“最低价”之争。当时很多人提到这些头部主播话语权太大,逼着品牌方让李抢一个入场机会。

言下之意,头部主播成了吃差价的邪恶中间人。这也是为什么在维雅和悉尼打击逃税的时候,很多人喊着“是”,认为这些主播不创造任何价值就能获得暴利。

除了消费者,很多品牌对头部主播也有抱怨,比如认为入坑费和最终收入不成正比。很多品牌都亲自上阵培养主播,让他们更好的掌控直播。

从规避风险的角度来说,这些自建渠道,并没有过于依赖头部主播,反而玩得很好。

说白了,可是头部主播的价值,从来不只体现在卖货环节。他们吸聚起庞大流量,他们创建的消费话语权,本身就可能成为消费的动力。,的一些消费者如果不看这些老板的直播,可能根本不会购买某种产品。

另外,对于品牌影响力有限的企业来说,头部主播带来的商品本身就具有和明星代言一样的品牌代言功能。这也是品牌自建直播间无法达到的效果。

老板们隐形后,他们的价值可能会得到更公正的评价。这不是没有意义的。至少,可以让各方对主播直播行业有一个更理性的判断。

02 后大佬时代

货锚的价值也可以从大佬撤退后的走势来判断。真正有需求的“产品”是不容易被人为破坏的。

维娅因为逃税而退役,但“维娅的身体替身”依然活跃。除了之前的“蜜蜂惊奇俱乐部”,Viya的前助理播音员“麒儿”在业内的影响力也越来越大。

今年618前夕,齐二直奔Tik Tok。

播带货,短短一小时创造了带货500万的记录,一举超越了榴莲哥和杨澜。

琦儿的快速崛起,除了自身的努力,当然离不开薇娅的幕后加持。主播需要口才和个人魅力,更离不开幕后的选品、供应链能力。每一个头部主播的背后,都是一系列能力的综合支撑。

这一逻辑也体现在快手的辛巴家族。尽管辛巴丑闻不断,和平台的关系紧张,但是辛巴家族在快手的带货能量依然惊人。即便不靠辛巴亲自出场,辛巴家族一样是直播带货江湖傲人的存在。

这可能也会成为后大佬时代的常态,依靠超级大佬单打独斗已经变得不现实,可是已经成熟的直播带货市场不会消失,大佬会退居幕后,培养有市场影响力的“前台”,换一种方式继续刷存在感。

只是不知道,当后起之秀也慢慢变成大佬的时候,又该怎么平衡他们的影响力和各方利益之间的冲突。

03 活力和秩序

不管人们怎么看这些曾经的直播带货大佬,这个江湖已经足够庞大,不会因为几个人的隐退就萎缩。

据艾媒咨询的数据,截至2021年12月,中国直播电商相关企业数量达到5.8万家。从2019年到2021年,中国直播电商市场规模从4338亿元大涨至1.2万亿元。

除了淘宝、抖音、快手之外,小红书、B站这些平台,也都纷纷抢占直播带货的市场。

而带货的不仅有行业大佬,很多素人博主也都在加入直播带货大军,希望赶上“最后一波红利”。其中不乏很多新毕业的大学生,把做短视频博主兼直播带货,当成灵活就业的选择。

可见,直播带货甚至不只是一门生意,还成了一种生活方式。在这个意义上,就更能理解监管对于大佬们一言一行的高度关注。因为大佬们的影响已经超越经济层面,具有了更广泛的社会影响。

只不过正如任何领域一样,活力和秩序之间,总是存在微妙的冲突。追求绝对的秩序,就可能水至清则无鱼。

在打击偷逃税规范市场的同时,怎么让更多主播有安全感,让市场保持活力的有序,也是一个新课题。

标签: 直播带货  李佳琦  薇娅  头部主播  辛巴 

快捷导航
最新发布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