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频道 - 快团团的“启封时刻”

快团团的“启封时刻”

发布时间:2022-06-12  分类:教育频道  作者:seo  浏览:6208

两个月之内,创造了数百亿交易额的上海掌门人正在“离开”快团。

6月1日,上海将有序恢复居民小区准入。同时,很多团购群已经提前解散。

“这啤酒是最后一组了,我们庆祝一下吧!”浦东某防区负责人沈涛30日发布消息,预计6月1日交付。

自4月以来,上海16000多个社区出现了数十万名“临时负责人”。随着复工复产的推进,大部分都暂停了团购,甚至解散了群聊。

平台延长服务费补贴,品牌主动提高佣金。为什么团长还是“留不住”?在后疫情时代,快团可能会回到最初——作为微信商业工具的定位。

“解封”的团长

“刚开始,团长主要是自愿的,不涨价,免费服务。”沈涛老虎金融表示,其所在小区在4月初成为封闭控制区,较早遇到物资发放不畅的问题,于是热心的年轻人主动收集居民需求,开始研究团购。

据《上海团长白皮书》报道,此次疫情期间,约有13万个保供头(水果、蔬菜、肉类、蛋类、大米、面粉、粮油)和65万多个改良头,帮助上海2000多万居民接通了最后一公里的物资供应。

报道中还提到,近90%的“掌门人”都是兼职。疫情过后,他们很有可能因回归正常生活而自然失业。

队长工作很努力。即使借助了团单、快速团游等工具,仍然不可避免地涉及到数据统计、寻找可靠资源、物流协调、管理志愿者团队、发放物资等复杂流程。一个人服务小区几百户,凌晨等物资,是很常见的。

“其实到了后期,很多嗅到商机的人开始自己做团购,团长和团购的人数明显增多,志愿者工作的重心也从开团转移到了审核。”“做团长是体力+脑力的双重考验,不赚钱是没动力做下去的,但做的人多了大家会比价,也赚不了大钱。”,沈涛指出

从需求端来看,随着线上线下购物的有序恢复,如此高度集中的时间、地点、品类的大规模购买需求可能不会再见到了。

一个直观的感受是,随着5月份疫情的逐渐平稳,团长越来越多,团购品类越来越丰富,但也越来越“难成团”。

在第一周,据沈涛回忆,社区团购的畅销品有明显的阶段性变化:,居民的需求集中在蔬菜、肉类和快餐上;第二周开始收粮油和调味品;第三周添加洗衣液、牙膏、卫生巾等护理用品;此后,随着志愿者能力的提高,增加了水果、咖啡、饮料等非必需品;后来有了花球,甜品球,海鲜球,甚至玩具球。

“从5月份开始,团购越来越多。我只保留还没外卖的品牌团,价格优势明显的‘公益’团。几个志愿者做事比较放心。”小丽说,现在参加团购的频率已经越来越少了,团里会特别注重之前的性价比和到达时间,而不是像以前那样“跟团”。

沈涛认为,快团团只是一个工具,恰好匹配了这一特殊时期,临时团长“一对多”同步交易的需求,本质上还是一个社区杂货店的生意——事多利润薄。

“还有一件事,天气越来越热了。回到工作岗位后,大家都不能24小时在家等着,生鲜冷饮等畅销品也组织不起来。”他补充道。

按照他的计划,6月1日送完最后一批啤酒,群聊就解散了。

封控中“爆火”的快团团

各显神通的上海负责人也给“快团团”带火了。

据《白皮书》报道,在社区团购工作中,快递团和团接龙的使用占比高达90.3%,其中快递团达到60.6%,是团接龙的2倍,而团领导不使用任何工具的仅占3.4%。

“相比团接单,快团团可以自动生成表格,方便打印和核对。更大的

p class="one-p">资料显示,快团团隶属拼多多,成立于疫情后的2020年5月,总部在上海。据第三方数据,其去年GMV(商品交易总额)已达到600亿,团长收益超100亿。

因疫情期间的旺盛需求,快团团也迎来了爆发式增长。据国金证券研报,其在3月和4月的DAU同比提升448%与442%,翻了5倍多,相较竞品群接龙2-3倍的增速有明显优势。

文洁指出,除了功能简洁实用,快团团还“补贴服务费”,这对于大型社区是刚需。

据悉,微信支付直接提现要收取0.6%的手续费,而快团团直接补贴0.3%,将团长的团购成本降至0.3%。“我们社区有三千多户,一单团购经常上万,按照这个我算了下,能省下七八百。”文洁表示。

▲ 图片来源:快团团截图

4月份,快团团宣布免收全体上海团长当月技术服务费,并于月底发布通知,延长0.3%的团长补贴至6个月。

5月19日,快团团迭代了四个功能,包括可对某个管理员屏蔽“佣金展示”;不做团长时可隐藏店铺入口;可对供货团长“备注”昵称;可分享优惠券给团员。

“我觉得这是很契合最近上海团长境况的。对于新手团长来说,之前连佣金的概念都没有,会造成一些误会和麻烦。”文洁表示,“我之后也不做了,能隐藏店铺就不会天天有人问。”

有趣的是,在社区团购热度回归理性之际,快团团还推出了一个新功能——便于拉新引流的“渠道订阅码”。

快团团的后疫情时代

也有人想要留下。

“我有两个500人大群,因为物美价廉,很多人希望我继续做。”德明表示,因其货品涵盖生鲜蔬果、肉禽蛋奶、粮油调味到预制菜,选择丰富,性价比高,从社区众多团购中脱颖而出。

其表示,两个月内销售额已超20万,净利润加起来有2-3万。粗略计算,综合利润率能达到10-15%,在生鲜领域不算低。

“我之前从事相关行业,恰好认识靠谱的货源。事实上选品和供应商管理是最难的部分,具有一定门槛。”德明强调了自己的食品供应链背景,“当电商平台以及物流恢复常态后,我也没信心维持这个利润。”

从供应端来看,部分品牌也开始与优质团长点对点联络,用赠送小礼品,提高返点比例,降低团购门槛等方式释放善意。

据一份不完全统计的表格,有多达596个品牌提供社区团购服务,其中有光明、清美、爱森等本地知名品牌,更多的则是饭乎、小牛凯西、叮叮懒人菜等相关领域的新品牌。

而在此轮疫情之前,大多数品牌方及供应商未曾尝试社区团购。据《2020-2021社区团购合作调查报告》,70%的品牌商表示,社区团购业务仅占比3%。

“我们没有设置佣金,但团购的价格和其他渠道相比很有优势。后面给团长送了限量的‘光芒瓶’,感谢他们的付出。”三顿半相关负责人表示,四月初陆续接到了市民对咖啡的需求,于是自4月12日起,对有接收能力的社区开启了套餐团购服务,范围覆盖上海13个区。

德明也透露,5月下旬就有预制菜新品牌主动联系他,给出10%的高返点,且“谈的空间很大”,不追求盈利,只想打进社区做品牌,“新品牌都喜欢做好看的海报,包装也精美,放到快团团尝试,效果不错。”

“大牌的经销商体系比较稳定,公司不太可能跳过他们拉拢临时团长。经销商角度,有一定规模的都不好过,也急着复工,不会跟团长长期合作分利润。”德明认为,若继续做团长,必将面临更多的竞争,未来还有很多不确定性。

后疫情时代,快团团或许会回归最初的定位——一款微商工具。如其官方介绍:微信社群小程序,助你更好地经营微信私域客户,实现业绩暴涨。

责任编辑 | 陈斌

标签: 快团团  上海  团长  团购  社区团购  沈涛 

快捷导航
最新发布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