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体育游戏资讯 - 爱彼带着止损跑 谁会拿最大的蛋糕?

爱彼带着止损跑 谁会拿最大的蛋糕?

发布时间:2022-06-12  分类:体育游戏资讯  作者:seo  浏览:3565

“我们有一个500多人的大地主群体,今天都很感慨。”5月24日,在得知Airbnb将于今年夏天停止在中国的国内旅行相关业务后,上海的房东于女士告诉红星资本局。

近日,全球共享住宿巨头Airbnb(Airbnb;纳斯达克:ABNB)宣布从2022年7月30日起暂停支持中国“国内游住房、体验及相关预订”。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文化与旅游产业研究所副教授吴丽云向红星资本局分析道:“爱彼迎在中国市场上,第一市占率没上去,第二赚不了钱。再加上疫情影响,从长远的角度来看,他觉得在这个市场上看不到赚钱的可能就退出了,这符合企业运营的基本逻辑。但对于中国市场,爱彼迎的退出,并不代表国内民宿业不被看好。

在Airbnb暂停中国国内旅行业务后,途家、美团B& amp;朱非B& amp;b等国内B& amp;b平台摩拳擦掌,向Airbnb房东伸出橄榄枝。吴丽云认为,获得最大支持的平台有望获得最大的蛋糕。福利差不多的情况下,头部平台更占优势。

资料图根据IC照片

成本高、业务占比低

爱彼迎止损

5月24日,Airbnb在其官网和APP上发布了《爱彼迎致中国用户的一封信》,上面写着:Airbnb中国将于2022年7月30日起暂停支持国内游房源、体验和相关预订。Airbnb说,未来将全面服务中国旅行者的出境游。

对于入住日期在2022年7月29日(含)之后或参与日期在2022年7月30日(含)之后的已确认预订,平台将自动取消,并提供全额退款、出境礼券等服务支持;对于预订时已经使用的礼券和旅游资金,平台会返还原金额,用户可以在境外旅游恢复时使用。有效期延长至2023年12月31日;对于未使用的礼券和旅游基金,可以在恢复境外旅游时使用。平台将于近期统一延期,延期有效期至2023年12月31日。

至于调整的原因,据《证券日报》报道,Airbnb中国解释为:“新冠疫情的持续反复,打乱了旅游业原本的发展步伐,也弱化了公司境内游业务与出境游业务的协同效应,境内游业务相应地面临高成本等运营挑战。”

Airbnb的举动似乎是一个先兆。从其财务数据可以看出,其在中国市场的表现并不是很好。2021年,Airbnb来自整个亚太地区的收入仅占总收入的7%。根据另一个界面引用的数据,中国市场的住宿业务仅占Airbnb整体营收的1%左右。

在2020年IPO和2021年年报中,Airbnb在风险提示中强调:“我们可能永远无法在中国市场盈利”。在2022年第一季度的财报中,Airbnb更是直言不讳:“与第四季度相比,我们在2022年第一季度确实看到了亚太地区的环比复苏,除了中国。”

北京外国语大学文化与旅游产业研究所副教授吴丽云向红星资本局分析:“Airbnb在中国市场,第一市场份额没上去,第二赚不到钱。再加上疫情的影响,从长远来看,他觉得在看不到赚钱可能的情况下退出了这个市场,符合企业运营的基本逻辑。爱彼迎的离开对于中国的民宿市场本身没有太大影响,毕竟它的市占率很低,但是可能会传递出的一个信息,一个对我们民宿市场或者旅游市场不好的信息。投资者们想进入中国市场,可能会因为这件事,决策周期更长,”

工信部信息通信经济专家委员会委员刘兴亮说:“(爱彼迎的退出)会带来很不好的影响。虽然从实际的市场份额来看,爱彼迎可能也没多高,但

是我们一直希望他们把民宿行业标准来给带起来,希望他能够树立一个标杆。”

文化差异、市场竞争

问题早已积累

爱彼迎进入中国已经6年,最初爱彼迎开始关注中国市场,就是因为中国游客出境游。

爱彼迎曾称,2015年来自中国出境游用户增长了500%,中国成为爱彼迎成长最快的出境游市场之一。

而在2016年,爱彼迎官宣正式进入中国,并似乎将中国区业务列入了核心业务。据《第一财经》2016年的报道,一位爱彼迎总部的员工称,看到公司的2017年计划里提到中国市场的增长是重要的目标。当需要与其他部门合作时,“与中国相关的事情能比较快地排到优先级上去”。

2017年,中文名“爱彼迎”正式发布,并表示“中国市场将是爱彼迎的重点市场”。当时的爱彼迎除了关注中国用户出境游,还试图突破国内旅游住宿市场。

2018年,时任爱彼迎中国总裁的彭韬在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说道:“我们对中国未来的消费市场抱有非常乐观的心态,因为我们预测中国在2020年会成为爱彼迎最大的客源国,而且有研究表明,2030年中国会超过法国成为世界最大的目的地国。”

2019年,彭韬公开表示,当年上半年,爱彼迎国内业务保持近三倍增长。同时,爱彼迎Plus房源同比增长6.2倍。

高转速下无法看清轮胎的细节,高发展的企业也是如此。当时的爱彼迎看起来似乎欣欣向荣,直到2020年疫情来临,慢下来的爱彼迎在中国地区的问题也暴露了出来。

首先,爱彼迎的房源数小于市场大多其他玩家。市场研究公司AirDNA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4月底,爱彼迎在中国境内的活跃房源有50多万套。

而途家方面5月26日向红星资本局透露,其国内民宿房源总量超230万套;小猪民宿2019年5月拥有超80万间房源;即便是入局较晚的美团民宿,也曾在2019年10月透露已拥有72万套在线房源。

导致房源数不占优的因素有很多。

其一,爱彼迎进入中国的时间并不算早。2011、2012国内便有途家、小猪等民宿品牌出现,这加大了爱彼迎对接中国市场房源的难度。

其二,文化差异,这导致个人房东的房源没有完全释放。

在爱彼迎进入之前国内市场之前,民宿方面的企业多以B2C商业模式去跑。例如民宿头部平台途家,早期主要与房地产商合作,承接一批房源统一运营成民宿。

而爱彼迎是纯粹做C2C的,由房东直接对房客。北京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特聘副教授傅诗轩副教授告诉红星资本局,爱彼迎以共享住宿为主,与国内常说的民宿有很大的差别。“(爱彼迎是)房东把闲置的房屋资源分享出去,然后让客人入住,再以社交为纽带。而我们国内更多的是专业运营团队去做,例如图片都是专业的拍摄团队去拍摄,整个装修设计也都非常风格化。(共享住宿与民宿)其实是两种概念,本质上有区别。

照理说,爱彼迎面临的房源市场与国内传统民宿平台是错开的,但国内用户并没有、且到现在也没有分享自己房子的习惯。

刘兴亮向红星资本局表示:“国内的这种短租行业,它更多的是房东本来有一套房子闲置,很少有人在自己家里拿出一个房间租出去,所以他很多味道跟国外的味道其实是不太一样的。”

“我在国内玩,找一些民宿,发现他不是民宿而是酒店。”刘兴亮称。

文化差异不仅使爱彼迎房源数达不到预期,还弱化了公司特有的共享理念优势,房源与其他平台房源相似。5月26日,红星资本局在爱彼迎搜索不同景点附近的房源,可以发现大多是成系列的、网红风的房源。

房东眼中的爱彼迎:

改革将“情怀”变成“生意”

“我们有一个500多人的房东大群,今天(5月24日)都特别感慨。” 在得知爱彼迎将在今年夏天停止中国境内游相关业务后,上海房东郁女士告诉红星资本局。“今天爱彼迎发了通知后,有很多以前的客人来咨询我的联系方式,方便以后还能入住。”

2016年,从事设计行业的郁女士得知爱彼迎入驻中国市场,便在自家附近找了一套房子,亲力亲为进行了设计改造。挂上房源的第一天,郁女士就接待了自己的第一位房客,郁女士说:“以前几乎没有淡旺季之分,全是订满的。”

做房东的经历使郁女士认识了许多有趣的房客,“我们会和客人一起出去玩,吃东西,住民宿其实就是住个人情味嘛”,这也是她选择爱彼迎的初衷。

除了与房客的情感联结,同城的房东还会举办线下活动。 参加过线下活动的房东表示,大家都是以“交流吐槽”为主,既会吐槽有苦有甜的房东经历,也会交流经验,并向爱彼迎平台反馈房东意见。

爱彼迎房东Austin最初经营民宿时,在国内各大平台均上线了自己的房源,近两年,她逐渐将所有房源集中于爱彼迎一个平台。Austin告诉红星资本局:“爱彼迎的线下活动很日常,不会让人觉得很商业化,让房东与房东之间的距离更近了。”

高效的问题处理则是多数房东信赖爱彼迎平台的另一大原因。Austin告诉红星资本局,相比国内其他平台,房东与房客出现问题时,爱彼迎不会选择逃避。“比如房客损坏了我的床,爱彼迎会直接赔付,而国内平台是交给保险公司,且赔付金额一般达不到物品原价。”

房东海蓝持有类似观点,他于2017年进入爱彼迎平台,认为与其他平台总让房东自费降价做活动赚取流量相比,爱彼迎沟通更加人性化,平台的客人整体素质更高。此番爱彼迎退出,他觉得非常遗憾。而且因为疫情的影响,他已经开始考虑退出民宿行业。

但入驻中国后的几年,爱彼迎进行了一系列“改革”以适应国内平台竞争。在郁女士看来,这些改变让情怀变得“越来越像生意”,而自己的体验也“越来越没意思了”。

“服务费从无0到3%、再到10%,再后来取消了客人的清洁费。”郁女士说,“房东中商业化的运营团队越来越多,恶性竞争也越来越多——降价、给红包发好评、各种刷好评的群……

此外,平台越来越商业化之后,一些客人会抓住平台“偏袒”客人的特点,进行恶意评价,并以此要挟房东。

有房东告诉红星资本局,爱彼迎入驻国内初期,平台算法主要是根据房屋维度进行综合排序,进而向房客推荐房源。但近年来,爱彼迎开始通过向房东提高服务费来增加房源曝光量。于是,爱彼迎在中国越来越不像爱彼迎。

爱彼迎留下的蛋糕

会被谁分走?

“爱彼迎的退出,并不能代表中国的民宿业不被看好了。”吴丽云告诉红星资本局。

红星资本局了解到,不少房东选择继续留在这个行业。

接受采访的7名房东中有5名全职做民宿,有4名全职民宿房东告诉红星资本局,除了爱彼迎,他们之前便已在其他民宿平台挂上房源。其中3名向红星资本局表示,对他们来说,爱彼迎的离去对事业影响不大,只是可惜少了一个沟通顺畅、房客质量较高的客流渠道。

全职经营民宿的上海房东杨女士此前将房源挂在了爱彼迎、美团、途家等平台,接下来她会继续挂在美团、途家等平台。但客户群体从“体验生活的深度游”到“纯以住宿为目的”的转变让她觉得很无奈,“感觉很可惜放弃了自己精心设计的房源。”

而以民宿为副业的郁女士则表示,接下来会将还在经营的房源转向其他平台,至于选择哪一平台,郁女士仍在考虑。房子合同到期后,便不会再续约,以后甚至会逐渐放弃民宿这一副业。

而爱彼迎约50万套房源,也被国内各大民宿平台疯抢。

5月24日上午,途家第一时间就成立了专门的商户服务对接团队。途家方面向红星资本局透露,该团队以前是商服团队的精英临时抽调,隶属供应链团队。

途家还表示,5月24日当天,上房咨询增加了一倍。对于转入的爱彼迎房东,途家会根据情况给予支持,同时会加强在途家上房和运营规则的培训。

24日下午,美图民宿也发布了《致民宿房东小伙伴们的一封信》。

信上称,将组建专门的房东服务团队,专属服务机制;发布新房东助力计划——极速审核新入驻房东、开展专项运营课程;推出新版房东端app(5月底上线);新增面向优质个人房东及民宿的经营激励政策;上线房东社区,实现直接共商与交流。

从入驻到激励再到房东后台的优化、社区新建,美团民宿在复制部分爱彼迎对房东的管理运营模式,可以看出要揽下爱彼迎房东的决心。

飞猪、小猪也在同日表示将扩充服务员数量承接民宿房东;开通绿色通道,快速审核通道,同步上线房源;发布入住扶持计划,提供资源运营,并开展新店营销活动;更新房东端app,提供简单易用的一键上线等功能。

对于谁能分到爱彼迎最多的蛋糕,业界也有不同的看法。

有业内人士向红星资本局表示类似美团、飞猪等“综合平台”的优势更大。

吴丽云则表示:“更多还是看其他平台的橄榄枝,大家还是会选择条件更好、福利更多的平台,说到最后其实是看这个平台背后的资本。这几个平台(谁能分到更多)目前是判断不出来的,就看谁会有一个更优惠的政策给到房东。若在同等福利条件下,我觉得途家可能更有优势。至少它目前是最大的,大平台它会有一个集聚效应。

红星新闻记者 俞瑶 实习记者 张露曦 实习生 赵一依 雷炫 廖珂露

编辑 陶玥阳

标签: airbnb  房东  民宿  红星资本局 

快捷导航
最新发布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