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石家庄新闻 - 《双非》毕业后 也进了大厂——石家庄新闻网

《双非》毕业后 也进了大厂——石家庄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2-06-14  分类:石家庄新闻  作者:seo  浏览:7073

2022年毕业生求职多少卷?

003010显示,2022年我国高校毕业生人数首次突破1000万,其中硕士、本科、专科毕业生签约率分别为20.6%、15.3%、14.7%。

在这1000万高校毕业生中,有近9%成为了“双非毕业生”。(“双非”原本是指既不是“985”也不是“211”的大学。第一批国家“双一流”大学公布后,一般也指非世界一流大学和非一流学科的大学。)所以这些“双非”毕业生找工作面临的压力就是加量。

竞争对手方面,“双非”的毕业生之前受到“985”、“211”的夹击,之后又被海外顶尖大学的毕业生追上,可谓“腹背受敌”。

“双非”大学生唐笑告诉《燃烧财经》,“上个月,我在北京面试了一家70人左右的初创公司。老板是清华的,HR是北京理工大学的,面试我的组长是纽约留学回来的。据说公司的技术团队在清华和硅谷留学回来的人都做过测试。面试的时候脑子全乱了,甚至开始产生‘怀疑人生’的想法。北京的求职都到这个地步了吗?”

缺乏竞争的背后是越来越“恶劣”的招聘环境。

今年以来,互联网大公司对外开放的岗位数量有所缩减。多次爆发后,民营中小企业不敢扩招,甚至一些国企也在收紧应届毕业生的招聘名额。

北京一家医药国企的HR负责人告诉燃烧财经,“我们公司今年大幅缩减了招聘的人头数。部门发的招聘需求大多需要三年左右的工作经验,接受应届毕业生的岗位很少。现在公司很重视人才培养的成本。"

沈阳的独立企业家张先生告诉燃烧财经,今年,公司大幅减少了应届毕业生的招聘人数。“像我们这种腰企,是‘双非’应届毕业生的最爱。我们的门槛比较低,但也是业内知名的。进来工作一两年是个不错的跳板,既能刷工作经验,又能积累圈内人脉。”

资深HR郭晶晶告诉燃财经,“虽然985、211、海外百强学校很少是公司的硬性条件,但大学背景绝对是选人的重要指标。以往应届毕业生人头给的多,一些实习经验丰富、面试表现突出的‘双非’毕业生也收到了知名企业的offer。但近两年,尤其是今年,整体招聘形势不景气。很多HR学校都不是知名机构,连应聘者的简历都不会看。"

来自山东的小李是众多简历被跳过的“双非毕业生”之一。两年前,由于家里的安排,小李辍学参军。本来家里的打算是希望小李从部队回来完成学业,然后在老家找个体制内的工作。

但年轻的小李向往“外面”的世界。“我今年就要毕业了,因为实在不想留在老家,所以开始疯狂投简历。目前我在一个招聘App上投了600多份简历,但是还没有接到面试。”石沉大海之后,小李准备全力以赴考研。“可能对于‘双非’本科生来说,不考研真的就等于‘失业’了。”

作为应届毕业生的杨凡也有同样的苦恼,但不同的是,杨凡已经完成了研究生学业,但研究生院也是“双非”学校,而致力于做上市金融企业研究员的杨凡,求职屡屡碰壁。

毕业于海外非一流大学的研究生阿俊也是碰壁了。今年回国的阿俊把最初的求职目标定在了金融行业

“双非”毕业生曾静凭自己的努力进入大厂,在大厂打拼。在事业上升的同时,她总结了一套职场“生存手册”。

眼高手低“海归派”

国内求职半年未果

阿俊| 2021年毕业

2014年,A君考上了天津一所“双非高校”,但对专业或学校都不满意。一般学校的专业都是冷门,还没进大学校园的阿俊就已经开始为毕业后很难找到满意的工作感到焦虑了。

几乎与此同时,A君观察到了归国留学生享受的“红利”。“2014年前后,一批出国留学的90后陆续回国。当时国内企业和留学生之间的信息差距很大,留学生很容易获得‘红利’。”

阿俊告诉燃烧财经,在我的记忆中,那个时候,一些不知名大学的留学生比国内重点大学的留学生更好找工作。再加上看到父母朋友的孩子留学后可以轻松进入某上市公司,阿俊坦白,“我当时就认定留学是我学历‘翻身’的好机会,所以几乎在大学报到的同时就开始准备留学了。”

君花了半年左右的时间刷托福成绩。但是因为英语底子太薄,又急着出去,所以成绩也不高,最后只能选择加州的州立大学。虽然学校排名不是很靠前,但是阿俊坚信国际生一定会比国内生强。

的学校吃香,还是满怀信心地出发了。

  2015年8月,进入加州州立大学的阿俊改修了金融分析来完成四年的大学生活。“当时我认为金融是最热门、最容易就业,也是收入最高的专业之一。”

  2020年夏天,本科毕业的阿俊计划继续深造。但因为本科院校的排名一般,再加上自身成绩也没有很突出,阿俊在研究生的院校选择上并没有太多的选项。最终,也只能进入了一家不太靠前的学校开始了研究生的生活。

  阿俊表示,本科毕业后也有考虑直接进入职场,但金融行业不论是甲方(比如证券公司)还是乙方(比如咨询公司)对学历的要求都很高,便果断打消了立即工作的念头。

  今年年初,拿到美国佩斯大学金融分析专业硕士毕业证书的阿俊回国后,正式开始了求职之路。只不过这条路和阿俊想的截然不同。

  “我回国后并没有很了解国内的就业环境,再加上又对‘海归’有着莫名的自信,所以在找工作的时候,抱了很高的期待。如,只想进上市的金融公司或者大型央企、国企的投资部等;希望能够享受落户政策,在北京拿到户口。”

  实际上,阿俊2021年秋天便开始求职。“毕业前几个月我就开始在目标公司的官网上寻找职位并且投递简历。”阿俊告诉燃财经,尽管当时都没有得到回复,但因为觉得离毕业还有一段时间,又是断断续续的在投简历,就没有太当回事儿。

  然而,事与愿违。

  到了今年3月份,仍然没有找到合适工作的阿俊开始着急,并逐渐了解了国内残酷的就业市场。“因海外留学不能合法打工的关系,我只有在一个学期课程的要求下,有过非常短暂的实习经验。”阿俊如实表示,而在国内完成学业的同龄人,基本都会从大三甚至大二就开始在大厂、国企等公司实习,优势很大。

  认清现实后,阿俊开始降低自己的就业标准,在把落户从必要条件中摘除的同时,开始了“海投”策略。除此之外,阿俊还找了一些工作在北京互联网大厂的朋友帮忙内推。

  终于,阿俊收到了他的第一份面试通知,一家规模很大的投资公司。然而,经过两轮面试的阿俊被公司告知落选了。进一步追问原因后,对方直言“资历不符”。

  这样充满希望却又极度失望的经历阿俊经历了十几次。阿俊粗略统计,他投出了近千份的简历,共收到了6次头部投资公司的面试邀约,还有十余次小公司的邀请,但最终都没有谈拢。没有谈拢的原因除了客观的“学历不符”,还有阿俊主观意识的“眼高手低”。

  “小公司我看不上,大公司看不上我。”阿俊苦笑道。

  在与前辈们交流后,阿俊才恍然大悟,目前国内竞争激烈的就业环境,以及国内对海外信息逐渐缩小的信息差,让非一流大学的“海归派”优势全无。换言之,还不如那些在国内狂刷经验值和积累人脉的同龄人。

  如今,归国半年的阿俊依旧没有找到心仪的工作, 但他对未来充满信息与追求,并坚持要从事金融行业相关工作。

  “就当我早一点经受了社会的毒打吧。”对于这一段找工作的经历,阿俊直言,“如果本科的时候,我没有侥幸地认为只要留学就能解决一切问题,如果我能再多花一些时间选一个更好的院校,或者是在四年的时间里修得更高的学分,那我现在的选择也许能更多一些。”

  双非硕士进明星企业

  难于上青天

  杨凡| 2022年应届生

  和阿俊一样同为“双非”应届生的还有杨凡。但与阿俊不同,杨凡是典型的国内“双非”大学毕业的硕士。尽管杨凡在校期间原意多花一些时间在修更高的学分与积累更丰富的实践经历上,可面对热门的岗位,杨凡还是没有“成功上岸”。

  “本来提升学历是为了进大厂或者明星企业,但现在发现,企业宁愿招985的本科生,也不要一个‘双非’硕士。”作为2022年应届硕士毕业生,杨凡向燃财经表示,今年的求职之路远比预期的难很多。

  燃财经了解到,大学修的是医药研发的杨凡,一直想进大型投资公司,从事医药投资研究员的相关工作。而大学期间,杨凡就早已关注到,无论是阿里健康等互联网大厂,还是大型投资企业,研究生已成为了基本要求。

  为了能够走上自己规划的职业生涯,2019年杨凡考取了某双非学校的医药学研究生。“我不是没有想过修一个名校的研究生,但基于经济和个人能力等多方面的压力,最终还是选择了‘退而求其次’的双非院校。”

  杨凡告诉燃财经,因为知道起点较低,便在研究生期间疯狂“补课”。“我在研一的时候就一次性考过了证券从业资格证和基金从业资格证,并阅读了大量医药投资圈的书籍和研报,不断提升自己对行业的认知和了解。”

  当然,杨凡的努力不止停留在理论层面。燃财经了解到,杨凡从研三开始关注学校官网发布的校园招聘相关信息,之后又会从各大招聘App上搜索适合自己跌岗位。与此同时,不断完善着简历,并带着简历出没于各大投资企业的校招宣讲会。

  然而,一腔热血的杨凡很快发现,投出去的简历纷纷石沉大海。“我在很多宣讲会上,和大厂或名企的HR确认岗位需求和学历要求,对方均表示只要是有医药学等理工科背景,本科以上学历即可。可我明明学历、专业、技能都符合要求,可连一次面试的机会都没得到。”

  即便如此,杨凡依旧没有放弃。

  在专注于找工作的过程中,杨凡看到了自己心仪已久的某头部国有投资公司的招聘信息。

  为了能够得到面试机会,杨凡在校园招聘前很久就开始做起了准备。除了找有经验的学长做了面试预演,还特地根据岗位要求整理出一份详细的对照表。

  但令杨凡万万没想到的是,招聘入口关闭没多久,就在自己以为还有机会参与面试而静静等待时,却在该企业官网上看到了公示的相关岗位的录取名单。

  在和同时准备面试的小伙伴聊过之后,杨凡发现,自己所在的学校仅仅被录取了一个人,担任的还是比较边缘的设计岗位。而核心的投资相关岗位,就连同校金融专业的研究生,也没一个上榜。但杨凡却在公示的名单里,看到了几个来自985或211院校的本科毕业生。

  “对于很多名企或大厂来说,尤其是在招聘核心岗位时,‘双非’毕业生,无论你是本科还是研究生,在海选简历的时候就已经被刷掉了。”杨凡表示,对于大企业来说,985、211不是硬性条件,也不会被写进招聘需求里,但却是存在于校招中既隐形又人人皆知的门槛。

  也是这次简历投递经历,让杨凡改变了自己曾经的职业规划。不再执着于大企业后,杨凡很快便进入了一家小型投资公司,从事生物医药投资相关工作。

  “虽然不是最心仪的公司,但好在还是心仪的岗位。现在,能找到一个自己愿意从事的行业已经十分幸运了。” 如今,谈起自己找工作的经历,杨凡显得淡然了很多。

  苦练职业技能

  “双非”也能进大厂

  曾静| 2019年毕业

  极度内卷的当下,一身“本领”或许会被名校的光环击败,但只要够勤奋,即使“输”在起跑线,也还是可以后来居上。

  曾静便是凭借苦练职业技能,从“双非”院校毕业后一路挺进大厂,并顺利升职加薪。

  2019年,本科主修酒店管理的曾静在临近毕业时,在上海开始了实习生活。然而当时月薪只有1800元的她,生活过得异常拮据。尽管曾静深知自己和大厂之间的距离,但对大厂的向往还是让她勇敢迈出了第一步。

  “我当时想,只要不在酒店干,干什么都可以。”曾静告诉燃财经,酒店管理不仅仅是工资低,工作内容重复性极强,可代替性更强,“总有一种谁都能干的‘危机感’。”

  就这样,曾静辞掉了上海的实习工作,回到老家,一所新一线城市,开始了广投简历的日子。

  据曾静回忆,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字节跳动驻扎到老家的分公司开启了招聘工作。“岗位多、工资相对较高,我疯狂投递了很多和电商相关的这位。”

  很幸运,尽管字节也会看学历和院校,曾静决定从自己的优势入手,面试时讲起了自己做义工和全国各地旅游的经历,本来严肃的面试官也被她带起了兴趣,最终,凭借在校时参加辩论队练出的口才和反应能力,曾静还是得到了入职机会。

  就在曾静以为成功入职就万事大吉时,新一轮的挑战再次开启。

  据曾静介绍,新人期,字节有着淘汰制的新人培训,而和曾静一起参加培训的,除了985、211的毕业生,还包括从其他大厂转过来的职场老人。“无论是学历或是工作经验,我当时的直观感受就是没有任何优势。但我也没有退缩,而是不断安慰自己,只要努力‘补课’,未必不能赢。”

  就这样,曾静在下班后会额外付出大量时间,加速学习和吸收工作相关的专业技能,不仅整理记录的“大厂黑话”密密麻麻记了一本子,而且培训的每一个案例她都会进行拆解再总结。

  终于,曾静的付出得到了回应。40人参与的培训,曾静和其他十几个人一起成为了“幸存者”,不少从大厂跳来的员工反而离开了。就这样,在平均月薪2000-3000元的老家,曾静拿到了字节开出的6000元的底薪,以及近乎三倍底薪的绩效工资。

  即便已经留下,曾静依旧深知,在学历、工作经验等方面存在不足的时候,工作态度是她唯一拿得出手的东西,而苦练技能则是她必须要做的事情。于是,字节“Always Day1 ”理念,则恰好满足了曾静的学习欲望。

  就这样,在屡屡拿下超过老员工的高业绩后,“输在”起跑线的曾静迎来了升职。因为深知“双非”毕业生在招聘时的“劣势”,如今成为leader的曾静,在社招面试时,基本不会只关注学历。“综合素质和是否有自己的想法显然更重要。”

  除了社招,遇到应届毕业的学弟学妹想要通过内推近字节,曾静也是能帮则帮。虽然曾静的内推基本均以失败收场。在偶然瞟到校招页面时,曾静发现,随着字节的发展越来越成熟,相应岗位的要求也越来越高,而像她这样专业不对岗、学历不亮眼的“双非”应届生,很难过得了学历初筛这一关。

  “尤其从去年年底开始,各大互联网公司频频爆出裁员消息,‘进大厂’就变得更加困难。”曾静告诉燃财经,自己所在的电商部门也空了好几百个工位。“如果晚毕业几年,即便我能力很强,也很难进字节。”

  “大厂也没有那么好,”曾静直言,厌倦了繁琐的审批流程和条条框框,她早已做好了随时可能离开的准备,开始摸索副业。

  “让自己有竞争力,永远是最重要的。”

.klinehk{margin:0 auto 20px;}

快捷导航
最新发布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