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石家庄新闻 - 菊花受损 地面受伤 线下商家“破大防”

菊花受损 地面受伤 线下商家“破大防”

发布时间:2022-06-15  分类:石家庄新闻  作者:seo  浏览:8341

受新冠肺炎疫情和围堵措施影响,全国商业市场持续波动,商业环境从相对“稳态”迅速切换为持续“动态”,短时间内难以恢复正常。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地受其影响,导致线下商家相继倒闭,客流和营业额出现断崖式下滑。

最近仅北京就有不少商场关闭了所有业态。5月9日,燕莎奥莱停业,另行通知。西单商场宣布5月17日全天停业。三里屯太古里所有底层商业、商业综合体只保留餐饮(大厅内不准用餐)、超市等民生保障业态,其他业态全部关闭。朝阳大悦城除永旺超市和餐饮外,零售、娱乐体验等非民生保障业务已暂停,餐饮仅保留外卖和自助服务。5月17日至22日,双安商场百货区关闭,超市、餐厅正常营业。顾客和外卖需要乘坐特定的直梯进入超市和餐饮区。翠微百货表示,从17日起,除超市、餐厅、药店外的其他业态暂时停业。

截至5月29日,北京部分线下商家已开始逐渐恢复,但仍未放开餐饮。同时,真正的问题是流量和销量都受到了持续的影响。

从2020年武汉疫情后然而,最为严重的问题却是,消费在受到影响之后,往往会在后续时间内持续发酵,疫情期间的销售额与销售时机同样一去不回。经济复苏的路径来看,工业生产和投资在复产后实现了典型的“V型”反弹,而消费是最慢的。失去的消费就永远失去了,就像如果你3个月不理发,也不可能一个月理3次发。

实际情况表明,这不是危言耸听。

作为较早逐步恢复日常生活的上海,预计6月底全市将全面恢复正常。但实际情况是,在严格防控条件下,获准恢复经营的“白名单”企业只有5900家,与上海267万家注册企业相比,仅占0.2%。据我们所知,受疫情影响,上海已有几套五星级酒店被转让。

对于一些受影响最大的企业来说,这种中断几乎损失了近四分之一的收益,许多企业濒临破产。在浦东蓝村路上经营一家小超市的赵师傅:说,“我们已经关门将近7个星期了,现在很绝望。这家店今年盈利的可能性很小。”他补充道:“今年的商业环境非常艰难,仍然有6名员工。我们不确定这项业务能持续多久。”

受疫情影响相对较小的深圳也不乐观。

此前,受疫情影响,线下业务暂停一周,深圳零售连锁企业经营面临三大压力:一是大规模关店造成营收损失;二是继续承担租金、人力、商品损耗等运营成本;第三,对于超市、农产品供应链等供应保障企业,额外增加了为供应保障支付的人工、耗材、物流等费用。

超过三成(33.8%)的调研企业营收亏损超过1000万元,最高亏损超过1亿元。同时人力、房租等成本。由企业承担的平均占企业损失收入的35.8%。

被调查的近百家企业平均关店数量为86.6家,其中22.86%的本土企业表示在本周内关闭所有门店,处于完全停止经营状态。

根据某供应保障企业的数据,人工、运输、损耗等成本。供应保障企业的在疫情周平均增加93.8万元;增加的防疫人力物力支出平均为47.6万元。

随着线下商业接连关闭,客流量被斩断,营业额则直接出现断崖式下滑。

近日,我国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2022年4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9483亿元,同比下降11.1%。其中,除汽车以外的消费品零售额26916亿元,下降8.4%。从地区来看,受疫情冲击比较严重的长三角和东北地区限额以上单位消费品零售额同比下降幅度均超过30%。

数据往往能够展现出最真实的情况。

自今年3月28日新冠变种病毒奥密克戎杀入上海后,2500万上海居民开始经历了一场毫无预期的长期“停滞”。

近期数据披露,上海市第一季度,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5099.25亿元,比去年同期下降14.2%。第一季度批发和零售业实现零售额4745.43亿元,比去年同期下降13.4%;住宿和餐饮业实现零售额353.82亿元,下降24.0%;吃、穿、用、烧的商品零售额分别为1186.17亿元、1239.59亿元、2539.96亿元和133.54亿元,分别下降9.2%、15.4%、15.6%和17.3%。

深圳市财政局披露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深圳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实现1309.8亿元,下降12.6%。事实上,一季度深圳市这一收入还保持微增,但4月份收入下滑约44%。

以上数据的产生,与疫情持续影响,不少居民隔离在家,部分企业停工停产,有着直接关系。

纵观在此之中的商业集团与品牌,有些已经逐步开启了数字化布局,纷纷展开自救。但总体来看进度颇为缓慢,仍需充足的时间进行整体搭建,且收效甚微。

其具体方式包括但不限于APP、小程序和公众号等线上工具。但本质上与传统的电商无异,从而变成了与传统电商(京东、淘宝、美团、拼多多等)的直接竞争,反而造成了自身品牌曝光差、获客能力差、消费者触达不及时、与消费者沟通不及时、消费者需求不清晰等问题,最终造成实际转化效果差,前期投入不见成效。最终,这些投入巨大的数字化布局沦为了自身线上宣传的平台,仅起到了为线下实体缓解部分压力的作用,却“治标不治本”。

与此同时,更为严峻的情况是。社会消费形态的快速变化,使得这些商业集团与品牌感到束手无策。

受疫情和大环境影响,大家都以为熬过了疫情就会好起来。结果等到了2022年,才发现店面生存比2021年还惨烈。个中缘由除上文所说“社会消费形态”变化外,还有便是Z世代消费主力的到来,此前的商业“套路”有些玩不转了。

究其原因,是Z世代的画像呈现出多元化、差异化甚至矛盾的特征,庞大的人群基数与个性化的特色让这个群体变得难以捉摸,无法用单一标签来定义他们。即使是同一个人,也会有矛盾、犹豫与成长变化,继而导致不同的选择与决策。

对比2022年和2021年零售业门店数据,即便消费已经在恢复了,可是线下仍有超过1000万多门店倒闭。其中娱乐行业有近4000家影视公司破产,超过40000家KTV相关企业注销,剧本杀倒闭数量增长110%,网吧倒闭超过13000家……

据中科泰岳近期调研数据显示,截止2022年5月23日,北京地区现有超过140家知名大型商超百货、商业综合体。然而在疫情影响下,区域内商超百货几乎无一幸免,朝阳区、房山区、丰台区、海淀区等封控严重区域内,除保障民生外,其余业态全部关闭,超市、餐饮、药店均采用商铺自有线上渠道购买。

坦率来讲,疫情影响下,商超、零售、餐饮业态再次面临着重大打击,无人可独善其身。某商场内服装类商户表示:“我们无法通过大众点评等平台实现售卖,毫无销售额,只能寄希望于疫情快点好转,恢复正常,这种每天焦虑的心情着实让人束手无策!“

由此来看,无论何种环境下,“以人为本”永远都趋于首位,在此等严峻的形势下,除“保障民生外”其余全部暂停,这是必然,也是国家的“以人为本”。严峻形势下,商场百货、商业综合体等消费场景的承载体,也应该以人为本,以终端消费者为本,应该根据消费行为模式的改变,做好节奏调整。

疫情常态化,如此反复的状况下,“未雨绸缪”就显得格外重要,数字化的手段也明显突出了优势,有无数字化平台,今朝看来简直是天壤之别。

至此,某些没有抓住“救命稻草”的线下商业及品牌先是被线上电商狙击,再是受疫情影响,至此手中再无“王牌”,真是“菊花残,满地伤”。

至于究竟怎样才能挽救这些线下商业及品牌?真可谓是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亮光却在灯火阑珊处。我们且看下回分解。

标签: 新冠疫情  上海  深圳  北京地区  超市 

快捷导航
最新发布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