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之间会有一场战役吗?COM的外卖和美团 饿了么?

频道:石家庄新闻 日期: 浏览:8191
最后,财联社|新消费日报6月17日讯(研究员 梁又匀 记者 高梦阳 李丹昱),JD.COM承认他要带走食物。

日前,JD.COM零售CEO辛利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证实了此前的市场传闻,即JD.COM正在研究进入外卖领域的可能性,他表示已经“考虑和研究”推出按需外卖服务。至于什么时候开始大力推进,辛立军说,“这要看我们的能力,看我们什么时候能建立人才队伍。”

此前有消息称京东。COM的餐饮外卖业务将在郑州试点,达达负责配送。目前,该团队已经对接了当地的餐饮商户,让他们在JD.COM外卖。对于由谁来执行配送,辛利军在接受采访时提出,JD.COM旗下物流子公司达达快递在同城配送方面“能力很强”,外卖领域的最后一公里运输是关键。

以及背后的本地生活业务,看似增长迅速,渗透率持续提升,其实已经是一片红海,各种商业模式早已被看穿。有观察人士指出,这片红海中的“死磕”表明,JD.COM一直缺乏创新来寻找集团的新增长点。

但明知外卖市场现有格局难以轻易突破,开拓京西拓展下沉市场的策略已经失败,JD.COM进军外卖市场,以郑州为试点,还是比较有意思的。

对此,《新消费日报》记者向JD.COM求证,但截至发稿前并无官方回应。

京东拆散京喜事业群,转行跑外卖?

当各方还在猜测JD的真正意义时。COM突然转向外卖,有媒体报道,JD.COM零售的子公司京西商业集团将于本月解散。其中,京西APP、京西通(原JD.COM新航道)、京西拼品将并入JD.COM零售。

其中,京西的快递业务京西达将与达达共同承担外卖配送体系建设。调整最剧烈的是社区团购品牌京西拼品,将只保留北京和郑州的业务。此前,在鼎盛时期,京西拼品的业务已经覆盖了20多个城市。

然而,尽管JD.COM采取了“大规模”调整,但其起步仍处于初级阶段。

JD。被视为与美团直接“对抗”的COM同程事业部于2022年3月宣布成立。主要由JD.COM贾岛、JD.COM全渠道零售贾岛事业部等本地生活业务整合而成,直接向辛力军汇报。

京东之间会有一场战役吗?COM的外卖和美团 饿了么?

JD。COM同程购物小程序页面

《新消费日报》记者观察发现,截至目前,JD.COM本地生活板块,如商场、生活费、买药、跑腿、票务旅游、酒店等。已经初具规模,但还没有形成完整的整体规划和推荐体系,经验还比较松散。

同时,记者发现,小程序“JD。JD.COM推出的COM城市购”显示,目前郑州和长沙的功能都比较完善,但没有上线餐饮外卖服务。其他城市的服务比较简单,除了小时以外,主要是店券和团券。

直到今年6月,JD.COM才正式成立了同城餐饮事业部,想要弥补本地生活中餐饮外卖的“短板”。

根据此前的公开报道,目前同城餐饮团队约有10人,由原京西拼品四川大区负责人陆领导,向同城事业部负责人何慧建汇报。据悉,外卖业务负责人陆之前主要做社区团购和平台流量对接,没有餐饮外卖经验。

天风证券的研究报告指出,相对于餐饮行业,过去十年社会零售占比保持在10%左右,外卖市场规模增长更快。2011-2016年起步阶段,市场规模年均增长率达到50.3%;2017-2021年入驻美团、饿了么后,其市场规模年均增速仍达到33.9%。

2021年,外卖行业规模达到8117亿元,外卖用户规模达到5.44亿,占全国主要消费者(15-60岁人群)的近六成,对餐饮市场的渗透率也上升到17%。

据相关报道,JD.COM高层对这一业务方向非常坚定,内部将同城业务视为JD.COM零售“四大必争之地”之一。为了弥补“短板”,甚至会考虑出租车业务。

虽然如今互联网流量见顶、红利不再,京东在下沉市场的实验品京喜正式失败,但并不代表京东会停止寻找“新流量”的脚步,而“京东同城购”以及京东外卖在郑州、长沙的尝试,很可能是京东对下沉市场流量的又一次争取。

外卖市场还有机会吗?

2017年外卖烧钱大战进入尾声,美团、饿了么主导外卖市场的局面就持续至今。双方通过大量的资金、运营和人员投入,构建了对外卖、本地生活的业务壁垒。

随着美团的上市,其此前数年的巨额亏损,以及财报中展现的“外卖军团”维护成本,更是使得无数后来者“望而却步”。

2022年一季度美团外卖收入为241.57亿元,同比增长14.82%;外卖的经营利润为15.77亿元,对比2021年同期,美团外卖业务经营利润率由5.42%上升至6.53%。

数百亿营收之下业务利润率徘徊在个位数,由此不难看出,即便做到市场头部,“跑外卖”始终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苦差事,成本是所有外卖业务绕不过的坎。

拆分来看,美团本季度每单配送收入为4元,去年同期为4.2元;每单佣金收入为2.1元,去年同期为2元。若仅考虑平台配送模式下(即美团全职骑手配送)订单情况,每单配送收入为6.2元、配送成本为7.9元。

简而言之,美团发展至今,若仅靠自身配送则每完成一单仍然必须倒贴1.7元,在近期疫情影响下这一亏损环比2021年4Q出现小幅扩大。

基于稳固的国内市场占有率,目前美团通过收取佣金、扩大广告收入、减少营销补贴以及外包骑手的形式,已能够将外卖业务的利润稳定在正向。

但另一外卖巨头饿了么仍在努力缩小与美团的差距。2022年一季度,阿里巴巴本地生活服务收入为104.5亿元,同比增长29%。其营收增长的主要原因在于,饿了么补贴效率的提高以及平均客单价的提高,带动期内GMV一度呈现强劲增长。

此前,阿里巴巴集团首席执行官张勇表示,随着饿了么经营质量的提升,UE(单位经营效益)正显著改善。不过,单从数据上看,阿里本地生活服务经调整EBITA亏损为55亿元,是阿里现有业务结构下亏损幅度最大的业务,亏损率高达52%。

尽管近年来本地生活业务未能实现对美团的弯道超车,但阿里并不会轻易放弃,手握支付宝、饿了么、高德、飞猪等业务线,若最终内部版块整合得当,依旧是弯道超车的最大助力。

本地生活领域在美团与阿里巴巴的“统治”下,京东作为后来者,其突破难度可想而知。

因此有评论表示,京东要想突破现有格局,需要高投入铺渠道、招募骑手等手段揽到资源,同时还极有可能通过补贴吸引用户。

一位业内人士向新消费日报记者表示,饿了么一直没能摆脱亏损状态,并且长期无法在市占率超过美团,影响了市场对京东做外卖的判断。他认为,制约京东做外卖的因素有两个:一是京东是否有意愿对外卖行业做长期的规模性投入,而不是像做京喜,很短时间就收掉了;二是疫情、反垄断政策下,外卖餐饮平台的抽佣率做不上去,京东如何找到造血模式。

标签: 外卖  美团  饿了么  新消费  京喜  京东 

关键词:外卖#业务#京东

上一篇:2022西湖论剑十年奋斗共建安全可信的数字世界

下一篇:免费Photoshop!Adobe将发布网页版